当前位置:首页 > 事业单位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1-24 11:08:59 影响了:

  你穿了一身橘红色的环卫工衣服,端坐在别人家后门旁的一块方石上,抬头仰望北方天际处飘动的一朵浮云。你有一头油腻的头发,黧黑的皮肤,突出的颧骨。方石块的一头放着一把扫帚和撮箕。
  午时的阳光真狠毒,水泥路面被烤得热气腾腾,绿化带里的植被无精打采的,有些叶子开始泛黄掉落。
  社区里来往穿梭的人们,牵绊不住你的目光,你就这样忘情地凝视着北方。我想:你的记忆里,那片云朵下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夏天绿色翻卷着浪波,秋季金色像锦缎一样铺展,冬日的白雪使其变得银装素裹,春天里牦牛甩着脖颈上的铃铛,唤醒沉睡地底的迟钝草根。黑色的牛毛帐篷里飘扬蛋白的烟子,硕大的藏獒拽动铁链,从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嘶吼。一朵朵白色的云被镀在碧蓝的穹隆怀中,其下黑鹰张开翅膀疾风般飞掠,像一道闪电刺破空际。牧人的清丽歌声,缭绕地飞跃青草尖、花枝头,再穿过懒散的牛羊群,随那清澈的溪流飘向草原深处……那里可真是个美好的童话世界呀!
  之前,我匆忙去上班时,曾听见你们用藏北方言交谈,之后,又知道了你们是从辽阔的羌塘草原被搬迁过来的。政府为了解决你们的生计问题,让你们变成了环卫工人。可是,你们从此远离了自己父辈生活过的地方,我觉得这真是一种不幸!
  这样的念头在我脑子里驻留的时间很短暂,随后关于你们的事被我忘得一干二净,想的全是跟自己相关的那些事,精力也投入到我该要完成的事情上头去。
  今晚,我接待内地来的朋友,在酒桌上多饮了几杯,微醉着回家去。
  天上飘飞着细碎的雪花,它们落地后即刻消融,路面一片湿漉漉的。街道两旁的商店、饭馆亮着灯,街上行人却寥寥无几。猛地,我看到你蹲坐在一家商店的水泥台阶上,脚边躺着的依然是那把扫帚和撮箕。
  天已黑,难道你没有家可归吗?这是我晕乎乎的脑袋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
  我向你走过去,停在你的身旁,问:“嘿!你有打火机吗?”
  “没有!我是不抽烟的。”你抬起头,一脸笑容地回答。灯光下的这张脸上透出纯真来,它好像触动到了我的某个记忆,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把在兜里摸着香烟的手给抽出来,身子向前探过去,以便挨得你更近一些。
  “这么晚了,天上又下着雪,你为什么还不回家去?”我立在你的一旁这样问。
  “还有八分钟,我就可以走人了。”你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恬淡,没有一丝埋怨,这反倒让我感到某种酸楚与疼痛。
  “家离这儿远吗?”我声音柔和地问你。
  一辆黑色的轿车大声地放着音乐,从你我的身旁疾驶过去。接着,又有几辆电动摩托车从身旁驶过。
  “很远,但我能赶上公交车的。”你说完笑了起来。借助灯光,我看到你脸颊上的酒窝和眼睛里闪现的那种满足感。
  “你们真辛苦!”我由衷地说。冷空气迎面扑过来,让我打了个寒战。我把围巾的一头绕过来,紧紧地缠在脖子上。
  “这没有什么!我们在老家时,会比这个辛苦。”你带着羞怯,声音弱弱地回答。
  雪花纷纷洒洒,天空浓稠得黑乎乎一片。不远处那根电线杆上的路灯,像是忧伤的眼睛,发出幽暗的光来。
  你从衣兜里摸出了手机,也许是手指触碰到了屏幕,一片亮晶晶的,上面显示的时间正好是19:58。
  你将手机装进衣兜里起身,又躬下身去捡一旁的扫帚和撮箕,这才略带歉意地对我说:“我可以回家了!”
  “你该把衣服后面的帽子给戴上,要不头发会被淋湿的。”我对你说。
  你憨憨地冲我一笑,走下那個水泥台阶,在飘飞的雪花中把瘦弱的背影丢给了我。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在一幢房子前消失掉。
  有对年轻恋人经过我的身旁,他们相互搂抱着,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有趣的事,他俩留下一串咯咯的笑声。这笑声让我的心情不爽,但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我站在台阶旁,掏出香烟和火机,燃着了一支烟。
  我是为了套近乎,才跟你说借个火的吗?一缕烟雾飘升时我这样问自己。你的一切又跟我有何相干?我打了个嗝,酒气一下涌上来,那股冲冲的刺鼻味在鼻腔里旋转。
  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越野车飞驶过来,瞬间又跑得远远的。我的眼睛被车灯给刺伤,眼前一片黑蒙蒙的。等我恢复视力时,你正从对面匆匆走过来。
  “……我很快回到家了,你们就不要催促我。嘎玛,要是你不把作业写完的话,回到家我会好好收拾你的……”你打电话时太专注了,完全没有看到站在路旁的我。你背上的双肩包在我看来很可笑,甚至产生了是你从垃圾车里捡来的想法,这些从它的颜色、拉链上可以给我佐证。
  你在我的眼前消失了,只有雪花在幽暗的灯光下纷纷飘落。
  唉!今晚的雪会一直这样飘落下来的,它会把冬季干燥的尘土浸湿、凝固,使空气变得纯净起来,这样会减少流感的发生。我从嘴里吐出最后一口烟子,烟蒂扔进商店门口装垃圾的纸箱里,踏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有很多天我没有见到你,也就不再想关于你们的事了。
  哦!我真是太粗心大意了,我得给大伙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次仁罗布,在一家文化单位工作,对于传统民族文化抱有浓厚的兴趣,有时也会写些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发表在报刊上,有时也会受邀参加一些民俗研讨会。但是我要向你们做个声明的是:我不是个民俗专家,充其量只算是个爱好者。
  丁零零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同事抓起话筒接听,她又把电话递给对面桌子上的我,说:“是找你的。”
  我接过电话进行简短的寒暄后,电话另一端的人邀请我去藏北草原参加驮盐的一个研讨会,我立马答应了下来。等我挂掉电话,莫名地又想起了在社区里当环卫工人的你。

相关热词搜索:短篇小说 那片 故乡 白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