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经济发展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2-08 15:24:44 影响了:

     3月11日,来自中国铝业贵州分公司的数万名员工,抬着花圈、举着挽联,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送别他们的好同事、好兄弟彭先贵。   “先贵,你慢点走,所有的槽都正常开工了。”人群中,电解铝厂电解六车间综合班书记费光祥的喊声让人心碎。
  可是,他们的好同事彭先贵再也听不见了。3月7日,综合班电测工彭先贵因为哮喘病复发,猝死在工作岗位上,匆匆走完了他50岁的平凡人生。
  “好人啊,默默无闻,从不张扬。”这是同事和领导给他的评价。
  3月12日,在电解铝厂电解六车间彭先贵的桌子上,他记录的那一沓厚厚的数据依然还在,用过的手套、斑驳的安全帽和防尘口罩安放着,水杯里的茶水已经见底,一盒才吃了几口的盒饭和治哮喘病的喷雾药瓶让人似乎感到他没有走。
  “3月6日,彭先贵给新通电的电解槽测量数据,一直忙到晚上8点多钟才下班,然后到诊所去输液,因为他这两天哮喘的老毛病又犯了。”班长彭云辉说。
  从2月3日,尚未从停槽抢险的疲惫中缓过劲来的电解员工们就开始刨炉清槽,非常辛苦每天要钻进狭隘的电解槽底,顶着高温躬身弯退测量槽温度。
  “一台槽测量点有100多处,一干就是20多分钟每天测量37台槽,他从2月7日到3月7日,没有休息过一天。”费光祥说,我们劝他要注意休息,千万别累坏了身体,他却总是说:“电解全部停产了,厂里遭受了好大的损失,现在正在开槽,车间领导都十多天在现场没回家,连解放军都来帮我们了,这个时候我怎么好意思请假休息!”
  3月7日,身体已感到不适的彭先贵又准时出门上班。
  因为他知道自通电开槽以来,班里的活儿特别繁忙,而人手又非常的紧。从家里到厂里,平时15分钟的路程彭先贵迈着沉重缓慢的步伐走了整整40分钟。
  到班上后,同事彭云辉看他脸色难看,就劝他回家休息,他却说:“没事,我稍歇会就好了。”说完后,就到槽子底下测数据去了。
  11点左右,组长刘继国不幸被烫伤,彭先贵赶紧脱下自己的大衣给刘继国披上。在送刘去医院时候,同事看彭先贵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就劝他:“老彭,今天你身体不舒服,你就一起上医院吧。”他淡淡地说,“老刘受伤,人更少,我哪能离开呢。”说着他又默默去干活去了。
  中午12点过,满脸疲惫的他给同事吴锋说:“我出去一下”。吴锋也没有在意,估计一贯认真的他可能又去复测数据了。10多分钟后,彭先贵用手机拨通了吴锋的电话,断断续续的只说了两句:“我好难受,快来救我……”吴锋冲到门外时,彭先贵半躺在离休息室近10来米远的地方,靠着电解槽下的水泥柱,已经说不出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等大家赶紧将他送到医院的时候,彭先贵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的眼睛没有合上,嘴也张着,似乎还有好多的话想说,还有好多的人想见。”吴锋哭着说。
  老彭的妻子杨先红告诉记者,因为知道他身体不好,工作又忙,所以自己的手机从不关机。可是,直到老彭走之前,他也一直没来过电话。
  还在医院住院的刘继国得知老彭走了,长久都说不出话来,因为一个多小时前,彭先贵还和大家一起把他送到医院,并把自己的防寒大衣披在他的身上。
  “先贵身体不好,班里的同事都很关心,经常劝他多休息,工作多时大家都可以顶上,但他却从不把自己当一个病人来看待,平时苦活、累活、脏活总是第一个争着上。他是我们的老大哥。”班长彭云辉说。
  刘继国回忆,遇到停电、刨槽、清槽、重新通电开槽后,电解槽阴极钢棒、炉底钢板、阴极电流分布等等的测量工作量比原来增加了10倍,对计测工的责任心要求更高。彭先贵也和年轻的同事一样抢着干活,抢着钻槽子,认真仔细监测电解槽的每一项数据。
  在班组园地上他的职业愿景简简单单9个字:家庭好、工作好、身体好!他曾解释说:“家庭好才会和睦,工作好才对得起领导、同事和家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身体好,身体好才能干得好工作。”
  可是干起工作来,老彭却从来没有顾及过自己的身体。彭先贵走了,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没有什么惊天事迹。在采访中,我们希望找到一张彭先贵生前的生活照,可他的亲人和同事找了很久,只找到一张证件照。彭先贵的踏实、责任感,让了解他的人都肃然起敬。

相关热词搜索:好人 做事 彭先贵 张扬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