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演讲稿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7:25 影响了:

  摘要 最近几年来,以方言为主打特色的湖南本土笑星风起云涌,其中一些本土笑星的语言更成为社会流行语。本文以奇志大兵的相声语言为研究对象,通过一定的创新性探索发现:从交际活动的编码场看,湖南本土相声语言的语音句广泛运用了押韵、谐音、摹声、拟口、拆解等手段。本文希望通过对这类湖南本土相声语言艺术的尝试性研究,能促动更深入、更广泛地对湖南以及各地涌现出来的本土相声或脱口秀节目的语言现象研究。
  关键词:湖南本土相声语言 押韵 谐音 摹声 拟口 拆解
  中图分类号:H174文献标识码:A
  
  讽刺、幽默、诙谐,讲究说、学、逗、唱,这是相声艺术的特点。在过去的相声大赛中,演员们充满灵性的表演也让许多相声前辈们看到了后继有人。同样是为了让人们开怀大笑起来,他们将传统的相声表演与双簧、滑稽剧、戏剧以及一切可以制造喜剧氛围的表演形式相结合,在遵循相声的说、学、逗、唱表现形式的同时,不再完全遵循传统相声关于“包袱儿”的规则,也不再只是用单纯的普通话,而是结合不同地域风格的民俗文化,形成有其强烈个人风格的、独特的语言风格。以奇志大兵相声为代表的湖南本土相声就是其中的典型。
  吕叔湘先生说:“修辞学,照我的看法,应该是在各种可供选择的语言手段之间――各个(多少是同义的)词语之间,各种句式之间,各种篇章结构之间,各种风格(或叫做‘文体’、‘语体’)之间――进行选择,选择那最适合需要的,用以达到当前特定的目的。”所以修辞活动是一种语言手段的选择活动,这一选择主要是在各种各样的丰富多彩的同义手段中间进行的。同义手段的的选择包括了同义词语的选择、同义句式的搭配、语体选择和风格选择。为研究同义句式,王希杰先生把交际活动中的句子分为四种形式:语音句、语义句、语法句和语用句。语音句是从语音角度对句子的划分。它对于语音句的基本要求是上口性,只有上口入耳的句子,才不会给人以拗口别扭之感。中国人对于文章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是“流畅”,这其实正是从语音句方面来看待问题的。相声有别于一般日常交际活动,但它也是一种艺术化的交际形式。因此,研究相声首先应该从事的是站在说写者的立场研究交际活动的表达效果,即对编码信息进行系统的研究。相声重在听觉,本文就以曾经非常红火的奇志大兵相声为例,研究湖南本土相声语言的语音句手段。
  语音句的基本要求是“上口”,而作为具有口语化特征的相声语言,通俗易懂是其基本要求,而生动性更能增强其魅力。奇志大兵的相声语言根据这些要求,大量创造了语音句手段,增强了表达效果。
  一押韵
  王希杰先生说:“押韵,就是有规则地交替使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音节,利用相同或相近的声音的有规则地回环往复,增加语言的节奏感和音乐美,使作品和谐统一。”老湖南人讲话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善于随时随境编说顺口溜、民谣等,既便于流传,又有很浓的人情味儿。面对湖南观众,湖南本土相声在创作时也很注意这一点,在他们的相声中,尤其是双簧中,几乎每隔几句话就有一段类似“顺口溜”的“贯口”,形成语音上一个突出的特征。这些“贯口”常常集中传达了一个中心内容,利用这种音律上的和谐形成记忆焦点;或者起一种强调的作用渲染了现场活跃的气氛;也通常是表演抖开“语言包袱”的地方,台下观众被强烈感染,从而增强了喜剧交际效果。
  例如,在奇志大兵的相声《离婚》中有这么一段台词:
  大兵:现在女同志在外面应酬的多了,男同志在外面兼职的多了,妻子的男朋友多了,丈夫的女朋友多了,夫妻不合的多了,找利格郎的多了,讨三个堂客的多了。
  奇志:胡说八道的多了!
  “了”字在长沙方言中通常用在句尾,有点类似于东北方言中的儿化韵,很有特色。大兵这段台词挺长,也说出了社会的婚姻现状。但说写者在编码信息时用“了”字押韵,成功地转移了听者的心理视点,使这段原本显得冗长、沉闷的台词也变得上口顺畅。又如:
  大兵:来,乐队,来点的士高!(音乐)咱们的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啊!
  奇志:咱们的老百姓啊,都爱听相声啊!
  大兵:说学逗唱老一套啊,听起来想睡觉啊!
  奇志:可相声的士高啊,看起来像人妖啊!
  大兵:气喘吁吁,连蹦带跳,就这么连连叫啊!
  奇志:你要是连不笑啊,我们就把楼跳!
  大兵:跳下去冒死人啊,一看是第一层啊!
  奇志:一层没危险,赶紧把小费捡。
  大兵:捡起那小费笑开颜啦,一看一毛钱!(相声《相声与小费》)
  在快节奏的的士高音乐中,奇志大兵连蹦带跳地表演了这段相声,台词节奏分明,语气贯通一致,换韵也很自然,台下观众更是笑得前俯后仰。
  而在奇志大兵的双簧中,这类押韵的“上口句段”更是比比皆是,信手可得。例如:
  昨天晚上陪哒杨总经理去看戏,一不小心打只喷嚏,哈啾!正好杨总回过脸,一下被我打成三花脸,后面一排哧得咸卧倒,杨总一爬起来就往厕所里跑啊!个把小时才出来,脸色铁青坐哒头一排!……我越想心里越害怕,回去赶快给杨总打电话……(双簧《庸人自扰》)
  二谐音
  汉语的语音功能除了基本的表义功能之外,还具有谐音表义功能。因为汉语是有声调的语言,存在大量的同音词或近音词,在语用过程中容易形成谐音。湖南本土相声对于谐音手段的运用是很丰富的。例如:
  奇志:啊呀,在这个庆功会上,我们向获奖的运动员,以及教练,我们湖南的父老乡亲在座的各位领导致敬了!
  大兵:这也是名人,奇志嘛!也是冠军呢,
  奇志:(不好意思地)哎,获过奖!
  大兵:冠军咧!
  奇志:(继续谦虚地)获过奖
  大兵:上回去游泳,灌过一肚子的水,灌军!(相声《训徒》)
  此例中,编码者把编码活动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按照常规编出虚假信息(冠军庆功会上的“冠军”),然后进入第二个阶段,编出真正的信息(游泳时灌过一肚子水的“灌军”),言在此而意在彼,依赖特定的交际环境,成功运用了谐音双关手段。
  更有特色的是,奇志大兵相声的谐音可以利用方言音与普通话语音之间音同而意不同的现象进行编码,构成谐音表达效果。例如:
  大兵:好,咯证明你有很强的求知欲!
  奇志:我有什么肉啊?
  大兵:求知欲!
  奇志:我有五花肉!什么叫求知肉呢?求知欲!我以为我身上少块肉呢?
  大兵:对,求知欲!讲求知欲长沙人听哒亲切些!所谓能者为师,你先喊我声大老师,跟我鞠个躬不为过吧?
  奇志:谁让我长一块求知肉来着?我叫声大老师吧,(边鞠躬)大老师你说,为什么赵钱孙李搁在头了?(相声《戏说百家姓》)
  在长沙方言里,“欲”读起来与普通话中的“肉”同音,因此,在后边当大兵答不出问题时,奇志说:“我白长一块求知肉是不是?”这就是利用方言与普通话谐音构拟而成的包袱。
  三摹声
  众所周知,“相声”一词指“相貌之相,声音之声”,是摹拟声容情态的一种技艺。摹拟似乎是“相声”所以为相声的最初契机,也是相声至今区别于其他喜剧形式的特点。而现代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以说为主”,其中“学”的范围异常广泛,有所谓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凫的、草窠里蹦的,各种方言土语,做小买卖的吆唤”,无所不学。摹拟自然声音,就是一种口技。另一方面,由于相声要上口表演,即使在叙述之中,也常常使用象声词来描写场面,渲染气氛。这是相声语言生动形象的一个来源。在奇志大兵的相声中,“学”依然是一个内容,在《找老师》里,奇志就有这么一句台词:
  “什么差不多了,我让你教会了我!你记住了,相声相声,相貌之声,学什么得像什么,说什么得学什么!”
  所用摹声也是奇志大兵相声语音句的手段之一。
  王希杰在《汉语修辞学》上说:“摹声是对客观世界的声音的模仿。”模仿客观世界的声音而构成的词,通常叫象声词。象声词不是客观世界声音的简单再现,而是根据一种语音系统对客观世界的声音进行一番改造的结果。换句话说,象声词是客观世界的声音所固有的节律和一种语言所特有的语言特点相结合的产物。从这一点看,摹声作为一种修辞手法,指的就是象声词的运用。
  在奇志大兵相声中,象声词用得最为经典的是《审贼》,如该相声一开头:
  奇志: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这个晚上那真是风高月黑,
  大兵:真是伸手不见票子啊
  奇志:只听见“喀啦啦?――”
  大兵:何解?
  奇志:一个炸雷!
  大兵:哧得我一滚啊
  奇志:又听见“刷拉拉――”
  大兵:又何解?
  奇志:一道长达七分半的闪电!
  大兵:好无聊的闪电,扯起咯久八久。
  奇志:又听见“哗拉哗拉哗拉――”
  大兵:么家伙跌下来哒?
  奇志:倾盆大雨!
  大兵:这正是我下手的好时刻
  奇志:远处传来“呜儿呜儿呜儿――”
  大兵:不好!警察来哒!
  奇志:哦,是辆救护车!
  大兵:那只开救护车的我警告你啦,我最听不得这种声音哒啊!
  奇志:院子里传来几声狗叫“呕――”
  大兵:这是么子品种的狗啊?
  奇志:这是我家养的狼狗!
  小偷到一个贪官家里偷东西,贪官报警后才发现不该报这个案,警察来了怎么办?《审贼》里主要讲的就是这时这两个人物之间的角逐,相声一开头的一连串拟声词所构拟的信息就是让解码者进入这样一种情境当中:本是月黑风高之夜,又加上“喀啦啦――”、“刷拉拉――”雷电交加;“哗拉哗拉哗拉――”大雨倾盆,确实是小偷下手的好时机,然后“呜儿呜儿呜儿――”警笛大作,“呕――”所谓狼狗叫声,又增加了几分喜剧效果。
  四拟口
  拟口也是湖南本土相声的语音句手段之一。所谓拟口,不再只是简单地运用象声词,而是对社会各种声容情态的真实再现,尤其那种有特色的市井叫卖声,拟口也是相声“学”的技艺的集中体现。如:
  !(猛然惊醒)何解何解?对面开业第一天,鞭炮放起来发咖哒颠,一连放咖几大捆,我的脑壳都冒炸蠢啦!转身进屋想睡觉,猛听到门口又做死地叫“甜酒――小钵子甜酒!”“整皮鞋,套鞋,高跟鞋了――,整伞不?“买鸡蛋不啦,好新鲜的鸡蛋买不啦?那鸡蛋上的鸡屎还冒热气啦!买新鲜鸡屎不啦?”“收废品啦!有废报纸,酒瓶子,乌龟壳子,脚鱼梆子,烂衣服,烂抹布,破铜烂铁!铁――铁――”“我的爷哎――咣!你郎走得真的急咧――咣!你郎倒是开口讲句话,爷啊――!你郎把那存折给得哪里的,爷啊――咣!咣!咣!我的咯娘呐!”(双簧《都市人的烦恼》)
  在这段双簧中,主人公想好好地睡个午觉,但是在繁华都市之中,各种市井之声不绝于耳,这里面就有街头小商小贩之声:卖甜酒的、修皮鞋的、卖鸡蛋的、收废品的,当然还有哭丧的。在作品中,大兵就是惟妙惟肖地摹仿了这些市井之声,构成相声包袱。关于卖甜酒的贩卖声,大概是湘方言区的特色标志,所以在奇志大兵相声中,不止一次地运用拟口来再现这种声音。
  五拆解
  拆解与修辞学上说的析词或拆词不同,析词或拆词只是把词语或成语拆开来使用。而在奇志大兵相声中,也常常把一个词拆开来使用,但包袱的抖露又必须是在把这个词合起来理解时才能体现效果,这种手法叫做拆解。如:
  奇志:不晓得讲话,要说会讲话,说相声的讲究说学逗唱。要学会说话啊,我这徒弟出来以后,你好好跟他学习,
  大兵:好!
  奇志:哈气啊!哈气!
  大兵:你郎往哪里寻?哈气是哪个?
  奇志:哈气,我的徒弟!
  大兵:你郎家呢?
  奇志:我是哈里!
  大兵:哈哩哈气!
  奇志:我告诉你,不能连在一块说,单独说!哈气!
  大兵:哈气!
  奇志:哈气!
  大兵:哈气!(相声《训徒》)
  湖南观众都知道:“哈哩哈气”是一句骂人的话,是说某人不聪明、智商不高的意思,相声《训徒》中把这个词拆开来用“哈里”和“哈气”作为名字,就是利用长沙方言中这句骂人的话来编码。
  总之,湖南本土的相声语言,形成了语言运用的一种独特风格,即该语言风格充分体现了通俗文化和地域特点,以具有地域色彩的语言方式构建了一个语篇系统,该语篇系统利用比普通话语篇丰富得多的各种音句手段,使之产生出通、达、巧、新的和谐美感,让音义的结合在超常搭配的基础上产生出熠熠生辉的效果。
  
   参考文献:
   [1] 吕叔湘:《我对于修辞的看法》,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年版。
   [2] 王希杰:《汉语修辞学》,北京出版社,1983年版。
  
   作者简介:杨利平,女,1978―,湖南长沙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现代汉语,工作单位:湖南高尔夫旅游职业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湖南 本土 相声 语音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