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演讲稿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6:22 影响了:

  摘要: 由于唐代社会的繁盛,盛唐诗人大多具有丰富而细腻的情感世界。他们的送别诗感情豪迈,情绪激昂,胸襟博大,格调高朗,体现出古典诗歌的情感美、情韵美、壮美,具有较高的认识价值及审美情趣。
  关键词:盛唐送别诗 情感美 情韵美 壮美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唐诗是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瑰宝,尤其是盛唐时期的送别诗(特指送友人)体现出唐代诗人的多情、关爱、旷达、豪迈,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多情自古伤离别”,离情别恨是诗歌表现的重要题材,伤感、痛苦、辛酸、失意是送别诗的感情基调,但盛唐时期的送别诗却感情豪迈,情绪激昂,胸襟博大,格调高朗,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体现出一个强盛时代人民的基本素质。本文以盛唐时期孟浩然、王维、李白、王昌龄、岑参等人的典型作品为例,分析其作品中呈现出情感美、情韵美、壮美的美学内涵,从而了解那个时代诗人共有的精神内涵。
  一 情感美
  由于唐代社会的强盛,盛唐诗人大多有丰富而细腻的感情世界,他们既多情,又懂得关爱,在他们身上人情味与事业心、进取心相交织,情商与智商相一致。他们的诗作没有儿女情长,没有离别的感伤、仕途的失意、人生的无奈,有的是动人的情感、奋起的力量、高洁的人格。孟浩然、王维的真挚,王昌龄、李白的深情,都传递出浓浓的人情味,透视出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美好的情感及特有的时代气象,体现出诚挚动人的情感美。
  1 化悲伤为安慰
  “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这世上又有什么比离别更令人辗转反侧、黯然销魂的?然而,盛唐时期的送别诗全然没有“执手相看泪眼”时的离愁和感伤,而是把离别之情、分别之意化为殷殷的关切、温馨的祝福。
  孟浩然的《砚山送萧员外之荆州》:“岘山江岸曲,郢水郭门前。自古登临处,非今独黯然。亭楼明落照,井邑秀通川。涧竹生幽兴,林风入管弦。再飞鹏激水,一举鹤冲天。伫立三荆使,看君驷马旋。”离别虽黯然,但作者却把这份感伤化作对朋友的希望与祝福,用“鹏激水”、“鹤冲天”来激励朋友,离别的泪眼,化作了朋友间的相互勉励。
  《送元二使安西》是王维的一首著名的送别诗,“渭城朝雨 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歌的前两句描写了初春的景色,后两句写在送别筵席上的劝酒。元二要去的安西,本是边塞荒僻之地,作者把深沉的情感融入平淡的话语中,把路途的遥远化作衷心的祝愿,让好友背起友情的行囊上路,虽然寂寞,但充满温馨。
  王昌龄的《送柴侍御》:“流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诗人送朋友离开,也不觉得悲伤,因此看似无情。然而,作者将深挚不渝的友情和别后的思念渗透到字里行间。纵观全诗,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开阔的胸襟与达观的心态。
  2 化失意为奋起
  盛唐的离别诗中,作者倾向于以欣欣向荣的春色为背景描写离别,或者以春色为比喻衬托自己乐观明朗的心境,偶有表现环境的恶劣、仕途的坎坷和人生的失意的诗句,但由于盛唐诗人具有的事业心和进取心,因而诗歌也充满了积极向上、慷慨豪迈的乐观情绪。诗人们能够在失意中崛起,在逆境中站起,在痛苦中奋起。
  高适的《东平留赠狄司马》:“将军既坎 ,使者亦辛酸。耿介挹三事,羁离从一官。知君不得意,他日会鹏抟。”朋友虽然仕途“不得意”,但作者则称道友人的才干,相信会时来运转。
  再如高适的《别董大》。自然界虽日暮黄昏、大雪纷飞、北风狂吹、雁出寒云,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两句,掷地有声,于慰藉中饱含信心和力量,激励朋友去拼搏、去奋斗。殷?在《河岳英灵集》中所谓“多胸臆语,兼有气骨”,一语中的。
  而李白的《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二首》(其二)中“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使临别赠言充满劝勉慰藉之意,洋溢着积极向上的力量。
  岑参的《送人赴安西》:“上马带吴钩,翩翩度陇头。小来思报国,不是爱封侯。万里乡为梦,三边月作愁。早须清黠虏,无事莫经秋。”诗中充满着卫国驱敌的爱国豪情和祝愿朋友早日凯旋而归的殷切之情。
  3 化饯别为抒怀
  借送别抒情言志是盛唐送别诗的又一重要内容。诗人通过送别友人,一方面表现对朋友的关切、关爱、依依不舍,另一方面表现自己的志向、情怀、抱负,体现出盛唐时代人们渴望建功立业、实现远大理想的健康人格。
  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此诗是王昌龄贬为江宁(今南京)丞时所作,诗人送友人辛渐赴洛阳,在芙蓉楼饯别。他嘱托辛渐,当亲友们问起来,就说我的内心依然纯洁无瑕,像冰那样晶莹,像玉那样透亮。他盛赞自己冰清玉洁的品格和操守,以此昭示远方的亲朋。诗作淡写朋友的离情别绪,重写自己的高风亮节。
  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通过描绘李白送好朋友孟浩然去广陵的动人场面,诗人把对友人的一片深情及对扬州繁华都市的向往,寄托在浩浩东去的春水之中。
  岑参《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中“功名祗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作者以慷慨激昂的语言、雄壮豪迈的气概,勉励友人立功沙场,表现诗人立功边陲的理想和壮志。
  二 情韵美
  盛唐诗人均为文学大家,他们把诗歌的写作365娱乐、艺术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在送别诗中,王维、王昌龄善于运用比喻以增强诗歌的形象性,岑参、李白则运用夸张、拟人等修辞手法以造幻景,同时为了表达真挚的情感,他们的诗作形象生动,造境奇特,读来情韵十足。
  1 运用多种修辞手法,构成诗歌的形象美
  在送别诗中,诗人常常采用比喻、夸张、拟人、衬托等修辞手法,化内心的情感为外在的形象,可见、可知、可感。
  王维的《送沈子福归江东》:“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桨向临圻。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诗人把无限的依恋惜别之情,比喻为眼前无处不在的春色,化无形为有形,将主观情感转变为客观物象,把“相思”变成目可视、耳可闻之物,比喻贴切自然,感情真挚浓郁。
  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诗中以互相映衬的比喻,形容自己纯洁完美的品格,诗人自比玉壶,表达自己高洁的品格和坚强的性格。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用夸张及比喻的修辞手法以花喻雪,写出了雪花飞舞、雪压冬林的壮美雪景,作者匠心独运,将北国冬天冰封雪飘、草木凋零的世界变成春意盎然、鲜花盛开的南国风景,使人忘记奇寒,内心感到无比的喜悦与温暖,也使离别的情绪变得轻松和愉快。
  李白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龙标县(今湖南省黔阳县)在唐时属于荒僻之地,要渡过湘西的五条河流才能到达,旅途十分艰难。诗人用浪漫主义表现手法来表现愁心,以物拟人,把明月人格化,将无情的明月变成了知己,想象奇特,构思巧妙,充分体现了作者对友人的同情和关怀。
  2 即景生情,构成诗歌的意境美
  意境是诗人的主观情思与客观景物相交融而创造出来的浑然一体的艺术境界。古典诗歌为了达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经常采用多种抒情方式,营造独特的意境,从而达到主观情感与客观景物的有机融合。即景生情、寓情于景就是诗人经常采用的表现手法之一,送别诗中意境的创设尤为独特。
  王维的《送沈子福归江东》:“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诗人以弥漫江南江北的春色,表达对友人无尽的思念。以美景反衬离情,自然之景与深挚之情妙合,藉难写之景以抒无形之情,意境深邃阔远。
  高适的《别董大》:“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作者首先用白描手法实写眼前之景:黄沙千里、北风呼啸、遮天蔽日、大雪纷飞、群雁南飞,但诗人不伤感、不惆怅,而是笔锋急转――“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写出了对友人的欣赏与赞美,情真意切。
  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一方面描写了分别之地黄鹤楼周围的美好景象,另一方面又引出阳春三月景如烟花的扬州,“孤帆远影”的逐渐消失,无语东流的长江水,蕴含诗人依依不舍之情,作者采用间接抒情手法,寓深情于眼前所见之景,不言情而情自溢。
  三 壮美
  古典诗词之美,有优美、壮美、凄美。优美者如陶渊明、孟浩然,读其诗如沐春风,心旷神怡;壮美者如苏轼、辛弃疾,读其词如见惊涛骇浪,热血沸腾;凄美者如柳永、李清照,读其词如观残花,神伤黯然。由于盛唐诗人的自信、乐观、进取,因而在送别诗中诗人大笔挥洒生命的激情,大胆敞开博大的胸襟,大声高唱时代的赞歌。
  1 风格豪放
  高适的《别董大》,诗人善于在恢宏的环境描写中,营造出气势的非凡和风骨的豪迈。在关山难越、命途多舛之时,呈现出乐观爽朗的伟岸风范及慷慨奋发的有为之志,风格豪放健朗。
  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作者以江南无边的烟雨渲染离情别绪,以孤峙的楚山自比,抒发的是凄黯的心情,但洒脱、开阔,铮铮如金石之声,呈现出豪迈的气势。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描绘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送别场景,但诗人却将春景比冬景,使人顿感春意融融,体现出作者乐观进取、旷达豪迈的人生态度。
  2 境界浩大
  孟浩然的《送袁十岭南寻弟》“苍梧白云远,烟水洞庭深”,大笔勾勒出烟波浩渺的江南风光,用秀美的景色和辽阔的湖水作背景,表现诗人开阔的胸襟及对朋友的牵挂。
  王维的《送梓州李使君》:“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汉女输?布,巴人讼芋田。”从大处落笔,万壑千山,到处是参天的大树,到处是杜鹃的啼鸣。既有视觉形象,又有听觉感受,读来令人仿佛置身其中,表现出山势的高峻突兀和山泉的雄奇秀美,同时嘱托朋友像文翁一样从事蜀地的教化。全诗境界浩大,格调高亢。
  岑参的《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通过渲染大军声威,造成宏伟壮阔的画面,使全诗充满浪漫主义的激情和边塞生活的气息,成功地表现了三军将士建功报国的英勇气概和平胡戍边的战斗豪情。宋代大诗人陆游在《夜读岑嘉州诗集》中说,“公诗信豪伟,笔力追李杜”,可谓恰如其分。
  李白的送别诗极富美学内涵,诗人以自由奔放的个性描摹山水。《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巨灵咆哮擘两山,洪波喷箭射东海。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玉浆倘惠故人饮,骑二茅龙上天飞。”诗人运用丰富的神话传说,并采用大胆的夸张和奇诡的想象,将黄河和华山写得迷离恍惚,气势磅礴,宛如仙界,不仅再现了大自然的雄伟气魄,也寄托了诗人超脱尘俗的理想。
  盛唐时期的送别诗是唐代诗歌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在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感召下,盛唐诗人大都具有乐观自信、豪情满怀、建功立业、奋发有为、积极进取的健康人格,他们的送别诗没有生离死别、伤心欲绝的悲情画面,有的是送战友踏征程的洒脱从容,透过这些诗歌,我们就可感受出那个时代特有的精神风貌。
  
  参考文献:
  [1] 蔡玲婉:《盛唐送别诗的审美内涵》,《国立台北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16卷第1期。
  [2] 蒙爱英:《略论唐代送别诗的美学特征》,《广西右江民族师专学报》,2006年第S1期。。
  [3] 王珊:《王维送别诗分类研究》,《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年第5期。
  [4] 汤高才:《唐诗鉴赏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
  [5] 喻守真:《唐诗三百首详析》,中华书局,1985年版。
  
  作者简介:丁桂香,女,1964―,河南郑州人,硕士,副教授,研究方向:古代文学、汉语史的教学及研究,工作单位:郑州大学体育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盛唐 送别 审美 特征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