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演讲稿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2-08 15:23:02 影响了:

     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是贵州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然选择。   解决“三农”问题是全省工作的重中之重,而解决贵州“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如何解决农民的脱贫致富问题。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践表明,解决“三农”问题的基本途径之一是以减少农民来富裕农民,基本办法是在贯彻好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同时,全面提高农村劳动者综合素质,大力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这个办法适用于全国,更适用于贵州。
  人多,地少,农村穷,贫困程度深,贵州三农“问题”十分突出。如果仅仅依靠贵州人均0.67亩的耕地搞饭吃,温饱都难以解决,更何谈脱贫致富。
  过量的人口负荷、落后的生产方式共同作用,使得我省许多农村地方山有多高,地就开垦到多高,陷入“越穷越垦,越垦越穷,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恶性循环。庞大的农村人口困守山村,必然要开垦土地搞粮食、砍树变钱换衣穿、打柴取暖做饭吃,现存的青山绿水都难以保住,何谈改善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因而,尽管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是个老话题,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建设生态文明的新要求,赋予其特殊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对农民和农村产生的重要影响,最直接地表现为节省一份口粮,挣回一份工钱,学到就业创业技能,转变就业观念。在由胡锦涛同志倡导创办的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为主题的毕节试验区,通过劳务输出取得了可喜成绩,目前全区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有120万人左右,将近占全省劳务输出总人数的四分之一,“打工经济”正成为毕节地区辐射面最广、农民增收最多的新兴产业。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不仅是致富农民、解决贵州农村贫困问题的所需,更是加快贵州新型工业化进程所需大量产业工人和推进城镇化所需市民的源泉。贵州新型工业化仍处于起步阶段,城镇化率是全国唯一低于30%的省份。加快新型工业化、城镇化进程是推进富民兴黔事业的必然要求,转移利用农村富余劳动力服务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是加快贵州发展的必然选择。以城镇化为例,当前全省人口已接近4000万,如果城镇化水平提高到50%,城镇人口将超过2000万,比2006年增加1000万人。这1000万人从哪里来?单纯为提高城镇化率把农村人口变成城镇户籍解决不了问题,靠省外人口移民贵州更不可能,可靠的仍然是通过有效率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让贵州农民进得了城、扎得下根、致得了富,方能真正变农民为市民,以减少农民来富裕农民。而农民要进城就业致富,必须要有本钱、有本事。本钱要靠本事找,基本的本事要靠培养技能、丰富知识、更新思想、提高素质。
  
  大力发展职业技能培训和职业教育是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的根本途径。
  辩证地看,我省农村人口数量巨大既是压力,也是发展的后劲和优势。省第十次党代会科学分析省情,将人力资源列为我省七大优势资源之一,要求努力把巨大的人口压力转化为强大的人力资源优势。
  推进我省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需要一支高技能、专业化的劳动力大军。发挥我省制造业质量竞争力优势,使“贵州制造”真正在市场上有竞争力,需要造就一大批高素质产业工人;保持我省以旅游业为龙头的现代服务业持续高速发展,也需要培养一大批高素质的从业人员;充分发挥我省气候和生态优势,发展具有贵州特色的现代农业,促进传统农业从业人员向现代农业转移,更需要培养一大批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新型农民。
  开发我省人力资源的重点,在于开发农村人力资源。当前,开发农村人力资源的最大制约是农村人口总体综合素质低。必须把职业技能培训和职业教育作为农村人力资源开发的基础,把提高农村劳动者素质作为变人口压力为人力资源优势的根本途径。职业教育先驱黄炎培把职业教育的目的概括为:“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充分说明职业教育是平民教育,是培养人谋生技能的教育。当务之急,对于贵州农村贫困农民来讲,既需要“授之以鱼”,更需要“授之以渔”。1988年,胡锦涛同志任贵州省委书记期间,在听取织金县委工作汇报后指出:“人才不只是大专生,还包括初级技术人才、乡土人才,对初级技术人才、乡土人才进行培训很重要。资源的优势只有同人才的优势结合起来,才能发挥作用。要把培养各方面的专业技术人才作为一个战略重点来抓,县委、县政府要下这个决心。”在新的形势下,应充分认识,抓职业教育就是抓就业、抓产业、抓投资环境、抓发展后劲和竞争力,应该说就是抓民生。要下决心以抓好职业技能培训和职业教育为动力,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得出、稳得住、富得起,真正实现有效转移。
  
  以职业教育为基础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要重点抓好三个方面工作。
  如果我省能用10年左右的时间“教育移民”数百万人,以增量优化促进农村劳动力结构优化、稳定就业,就有助于真正走出一条有组织、有计划、有保障、收益高的农村劳动力转移路子。
  首先,要大力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着力促进存量劳动力优化升级。当前,全国和我省经济都正在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步伐,对劳动者素质和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这对劳动者整体素质相对落后的贵州是大挑战也是大机遇。见事早、行动快,大力促进职业教育培训超前发展,引导未转移和已转移的劳动力向新兴产业、第三产业转移,就可能在就业结构调整中实现劳动力转移后来居上。各级政府应健全面向全体劳动者的职业教育培训制度,加强统筹,整合资源,瞄准贵州和全国产业结构调整新方向,全面开展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的农民技能培训,提高效率,促进转移。重点是着眼新产业新技术,培训新型产业工人和高技能人才;开展“阳光工程”等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帮助外出务工农民靠技术稳定地向二、三产业转移;鼓励用工企业开展职工技能培训,让务工人员在“干中学、学中干”,不断积累经验,持续提高技能;继续推进农科教结合和“三教统筹”,发挥农村现代远程教育的作用,围绕发展生态、特色、精品农业开展农业适用技术培训,为新农村建设服务。
  第二,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特别是中等职业教育,重点着力促进新增劳动力优化。进入新世纪以来,我省教育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每年仍有30多万初中毕业生无法升学,其中绝大多数为农村学生,大多直接外出务工,由于没有受到基本的职业技能和就业常识培训,外出盲目、就业难、工资低是普遍特点,更谈不上职业生涯和进城当市民的人生规划。中等职业教育对学生专业技能、学习能力和融入城市意识的培养效果明显,又有国家实行补助所有接受中等职业教育农村学生的政策。因此,我省应走“集中力量全力发展职业教育,适度扩大高中教育,统筹开展初中分流职前培训”道路,巩固并充分利用“两基”攻坚成果,大力开发好这部分资源,促其“身怀一技、融入城市”。若使我省中等职业教育到2010年招生规模比原计划增加4万人,达到20万人,我省新增劳动力将通过高等教育、中等职业教育、职前培训3个“三分之一”实现增强素质、转移就业。再用5年多一点的时间扩大10万人的中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中职教育将成为我省新增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基本渠道。
  第三,要大力开展创业培训,着力以创业带动农村劳动力省内转移。党的十七大提出“实施扩大就业的发展战略,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把鼓励创业、支持创业摆到了就业工作更加突出的位置。国有企业下岗职工走出去创业,带动其他下岗职工实现再就业,以及劳动保障等部门组织创业培训的实践证明,创业带动就业的倍增效应突出。因此,鼓励高校毕业生和外出务工人员到乡村创业,发展农产品生产、加工和企业,组织联合带动农民闯市场,既能解决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后,不少农村家庭“经营上缺主心骨,生产上缺主劳力”的问题,又能带动留守农村的劳动力从粗放型农业向优质、高产、高效集约型农业转移,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效率,让留守的劳动力热心致富农村,让走出的农民放心扎根城镇。(执笔:梁小江 任火旺)

相关热词搜索:路子 职业教育 农村劳动力转移 探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