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心得体会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1-10 15:29:47 影响了:

     1      三年前,族亲兄弟欧苗生带我去见方成,心里免不了有点紧张。一个小人物要面对一位名扬四海的一代漫画大师,那档次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已知大师是“鬓毛虽衰,乡音未改”,一见面我自然用家乡话“套近乎”。一下子,我惊疑的已不是能否与大师沟通的问题,而是大师的家乡话与我这个在家乡长大的家乡人相差并不大。一些我已忘了的词,他反而能脱口而出。他那纯正的乡音和随和的性格,一下子把彼此的距离拉近了。我竟完全忘记了坐在我面前的是初次见面的大师,只觉得他是我早已认识的、刚从家乡出来的老乡。
  说起来,方成还是我的表亲,应该叫他为表舅。他母亲与我母亲同姓方,祖上同在广东中山市左步村居住。我没有查过方家族谱,只知道左步只有两家姓方,应该是很亲的。
  中山市文化名人回乡活动结束后,方成想在中山办一些其它的事,包括找律师商量一下处理乡下的房产问题。另外,他也想借此中山之行,探望一下老朋友,到各处走走看看,所以继续留了下来。因此让我有机会陪同他,近距离接触了他。
  提起回村里看看,方成显得特别高兴。一位80多岁的老人,冒着酷暑炎热,仍然兴致勃勃地在村里走街过巷。回乡下,当然主要看看祖屋和母亲家的房子。方成祖屋现存的是三房一厅10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家具很少,厅的正面墙上挂着祖父母、父母、伯父母、哥哥等亲人的照片。父亲的头一位妻子生了3个小孩后去世了,续娶的妻子生了包括方成在内共7个孩子。方成的生母也是早逝,在方成10多岁的时候因患肺病去世。祖屋后面有一块二三百平方米的屋地,也是祖上留下的遗产。屋地种满了果树,方成津津有味地品尝了所结的果子。他多次表示,待房子和屋地的产权处理好后,要把属于自己的部分捐给政府,并希望在这里搞一个展览馆,把自己的作品长期展出。方成生母家的房子很大,lO多米宽、三层楼高的样子,也是大户人家。当听我说村里还有一些古庙、石碑、奇物和保存完好的古树林值得一看时,他说可惜时间紧,待天凉时再回来看。
  随后几天,我又陪同他去江门市的新会、本市的沙溪镇等地参观。老人精神矍铄,上新会的圭峰山,游小鸟天堂,参观沙溪服装厂……宾主相聚,话题总离不开讲幽默。参观沙溪剑龙制衣厂,厂方送了一些衣服给他,并表示要长年包下他的衣着。方成说:“唉哟,我要当模特儿了。”主人对他说:“您身体这么好,可以活到130岁。”方成说:“唉哟,这我可变成妖精了。”
  陪同大师,肯定不能放过机会向他求要墨宝。他说:“画作以后再为你们画,今次为你们写一些字吧。”于是,他一连为我和朋友们写了“自强不息”、“业精于勤”、“为善是福”等好几张书法。只知道大师漫画厉害,想不到书法也这么了得:浑笔道劲,构造奇巧,也堪称是上乘之作了。我开玩笑地说:“您这也是幽默书法吧?”陪同他来中山的小张说,方老近年很少画画了,主要在写书,己出版了40本。我问方成:“怎么中山不见您的书卖呢?’他回答:“我不像赵忠祥,他的书多人看,印得多。我的书,出版社怕亏本,不敢多印。"i--~我想,中国人喜欢看方成的漫画,他的书看的人肯定不会少,想必他是在幽默。
  幽默的画、幽默的诗(打油诗)、幽默的书法、幽默的文章、幽默的谈吐、幽默的人生――这就是方成。
  
  2
  
  大树的枝叶伸展得再广,它们也知道根部的位置;江河的支流蜿蜒得再远,它们也不会中断与源头的相连。漫画家方成,是广东中山市南朗左步村孙氏家族这棵大树延伸到北京的一段枝叶,他时常感念着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根……
  在二儿子孙继红和儿媳妇的陪同下,2006年阳春三月,方成又回家了。在近十年里,方成每年都起码回一次家:2004年,中山市政府组织文化名人回乡,他回了家;2005年中山小榄菊花节,他回了家。此次他是应凤凰卫视的拍摄邀请而回的家,而这一专辑的题目正是《回家》。
  跟往常一样,看看祖屋和祖家的果园,走走儿时常走的街巷,访访族亲和儿时的伙伴,读读祠堂石碑上刻录的族系源流,成了回家的全部内容。此次回家,方成意外地发现,爷爷成了土地神了。原来爷爷年老的时候,时常在一棵大树下抽烟和打磕睡,村民们看到他肥胖的体态显得很有福气,此时村里正好想建一座土地神庙,于是请来石匠按他的样子用石头雕了一个土地神。此后i00多年来,爷爷便作为土地神一直供村民们拜祭。此事令方成开心极了,连忙合影留念。
  此次回家,88岁的方成没有半点老态龙钟,步履依然轻快,话语依然铿锵,谈吐依然幽默。当凤凰卫视主持人谢亚芳要扶他下车时,他说:“不用扶,我不想当老头。”问他血压多少,他说:“不高,二百。”听者诧异,他接着说:“上面一百二,下面八十。”(比我的血压还正常。)他说他的健康得益于骑自行车与忙。他送给我的自画骑车图上写了一段“三句半”:“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骑车养生好理解,他骑了几十年自行车,获得了锻炼身体健康长寿的好效果。而忙能养生,却费了我好一番的思量。我试图从中国文字的组合意义上去理解这个“忙”字:忙为心字旁,与亡字合成,字面意思可理解为心逃脱了。心能从身体里逃出,人体内的各种机能便避免了心魔的侵害,容易损人健康的苦闷、狐疑、不安、恐怖与失望等情绪便随之烟消云散,这不就能养生吗?方成确实很忙,他的心真的从体内“逃”出来了,专注于书画文章,每年写两本书。他闲时一天起码要抽一包烟,可在写文章时竟忙得一根烟也“没时间”抽。
  “常回家看看”,这是多数游子的共同心愿。可遗憾的是许多人有的客死他乡,有的因患重病动弹不得。这使我感到,方成此次回家最大的意义莫过于他的健康与长寿。在此,我要以最美好的心愿献给远在北京的方成,祝他健康健康再健康!也衷心地祝愿普天下的孝子贤孙们健健康康、长长寿寿地常回家看看。
  
  3
  
  北京的5月上旬,气候乍暖还凉,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间,我欣喜地在2007年的这个时候走进了北京。离上次的来访已相隔了12年,到处走走看看,感到我们的首都是越活越年轻了。
  重要的一件事情当然是探望方成。当听说我要到他家里看望他,他显得非常高兴,从电话中送给我既中气十足又简单的两个字:“来吧!”
  带着家乡产的荔枝,我走进了方成的家门。
  他仍然住在人民日报社家属宿舍大院里。早年听说他居住的面积只有50多平方米,三年前中山市政府帮他解决了住房,有150多平方米。可当我走进了他的家,我感到很是愕然:两厅四房,每个面积都很小,不还是50多平方米吗?
  进到客厅,他第一句话是:电脑不知怎么搞的,存不了盘。一听便知他刚放下写文章的活。帮他处理好文章的存盘后,便参观他的厅房。我发现,他家里的写字台、椅子、沙发、茶台、饭桌等全都是旧的,几乎没有一件新家具。窄小的书房里,用具摆放得很是零乱。除了客厅里 挂着两张他的大特写照片外,家里没有任何工艺美术品摆设。“怎么没有书柜?”我正疑惑,谜底立即打开:原来他家里的每个书柜都是密封的,装满整面墙,只有拉开活动板,才看到书。这样的书柜,书房和书画室各装一个,客厅里装了两个,难怪厅房的面积显得那么窄小!
  与画家攀谈,自然离不开谈画,话题从方成捐献给中山市的380多幅名画开始。我问:“这些画价值多少?”中山的业余画家阮汉波想了想回答我:“起码10个亿!”我不解:“何有那么多?”“你想想,如果中山市用这批画办一个展览馆,城市的文化品位将有多大的提高啊l将这一项目纳入中山的旅游产业,能带动许多产业的发展,所拉动的效益又何止10亿!”高论虽有点夸张,却能引人深思。我一页页翻看着这批名画的画册,当看到方成的妻子陈今言的两幅画作时,我对方成说:“这两幅不应该捐。’’想不到方成想也不想便紧接着说:“没地方放啊!”其实我是想说,这是你爱妻的作品啊,留着作纪念多好!但听到方成那执着的语气,我也说不出口了。“我们都尊重老人家的意愿!”方成的二儿媳妇紧接着答腔。我不禁注意她的表情,那完全是由衷的流露!我体会到,方成那无私的奉献,是完全得到家人真诚的支持的!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深感方成家人也与方成一样,把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对金钱享受的淡薄完全融合在自己的价值观中。方成的二儿子孙继红在软件设计方面有较高的技术,有一次他为一个超市连锁企业设计了一套管理软件,大大提高了经济效益。该企业老板要送给他一间超市的20%的股份,可他说什么也不要,只是在盛情之下接受了老板送的一部电脑。老三孙晓刚是著名的青年漫画家,他工作上的勤奋简直达到了拼命的程度:早上吃块面包喝杯牛奶便开始工作,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钟左右才吃前一天太太为他准备的午饭,饭后又继续工作。由于长年累月执笔,他的中指指头被压得凹陷。更使我感动的是,在北京期间我请方成家人在餐馆吃了两顿饭,每次饭后,孙继红都把吃剩的菜打包带回家,甚至连一个鱼头也不放过。
  一年未见,感到方成依然健壮。第二天,恰逢著名女油画家徐坚白的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我陪同方成出席剪彩仪式。来到他住的楼下接他,他已在门口等侯,一见到我,立即迈步往下走。毕竟是89的老人了,我怕他摔倒,连忙上前欲扶。可他已健步走下了台阶,吓了我一跳!更想不到的是,在开幕式举行时,我又被他吓了一跳l按安排,剪彩后举行研讨会。我趁剪彩时间,到各个展厅去看画,然后上会议室参加研讨会。当我来到会场时,竟看不到方成。我以为他在看画,便到各个展厅去找,可找遍了还是不见人。最后打电话到他家,才知道他是急着回家写他该年的第4本书。
  方成,他与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一样,是越活越年轻了。

相关热词搜索:给人 老人 快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