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7:30 影响了:

  摘要 城市笔记中保存有大量的文学史料。这些史料有的可以帮助考察宋代文人真实的生存状况,有的可以帮助研究某些文学样式发展变化的历史渊源,有的是考察文学传播途径的重要线索。因此,对这些城市笔记的整理研究,有助于宋代文学研究史料的建设。
  关键词:宋代 城市笔记 史料 话本
  中图分类号:I206.2文献标识码:A
  
  城市生活是城市文学发生和存在的基础,繁荣的城市生活为城市文学提供了生产的动力、消费的场所和丰富多彩的材料和内容,为文人的生存和娱乐提供了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满足。宋代城市笔记全面记录了宋代的城市生活,保存了大量的城市文学发展史料。因此,这些城市笔记就有了研究宋代文学不可替代的史料价值。
  一保存了市井文人的生活资料
  城市笔记保存了大量的文人生活材料,这为后代研究了解宋代文人的生存状况,准备了第一手可信的材料。
  城市是文人生存的主要聚集地。人才在京城活动,同气相求,一方面形成文学集团,互相推奖切磋;另一方面,一些下层文人自觉结成社团,进行文学活动。如《都城纪胜》记载西湖诗社的情况:“文士则有西湖诗社,此社非其它社集之比,乃行都士大夫及寓居诗人,旧多出名士。”《东京梦华录?都城纪胜》:“语,则有南北斋、西斋,皆依江右谜法,习诗之流,萃而为斋。”这些社团由“士大夫及寓居诗人”组成,自然有共同的喜好和共同的诗歌主张。
  城市也是一些地位低下、没有取得功名正统地位的文人的谋生之地。《宋诗记事》记载了一则故事:“《夷坚志》:曹道冲售诗于京都,随所命题,即就。群不逞欲苦之,乃求浪花诗绝句,仍以红字为韵。曹谢曰:‘非吾所能为。唯南熏门外菊坡王辅道学士能之耳。’不逞曰:‘我固知其名久矣,但彼在馆阁,吾侪小人,岂容辄诣?’曹曰:‘试持佳纸笔,往拜求之,必可得。’于是相率修谒下拜有请。王欣然捉笔,一挥而成,读者叹服。”文中所提诗歌为《浪花》:“一江秋水浸寒空,渔笛无端弄晚风。万里波心谁折得,夕阳影里碎残红。”从这则故事中,可以看出文人在京城以卖文求生,不仅要求诗思敏捷,而且要求随物赋形,能满足一般读者的好奇心和审美追求。
  另外,城市笔记还记录了一类奔走豪门,为豪门装点风雅、吟风弄月的文人。《梦粱录》记载了这些人的生存状况:“又训导蒙童子弟者谓之馆客。又有讲古论今、吟诗和曲、围棋抚琴、投壶打马、撇竹写兰,名曰食客,此之谓闲人也。”这类型闲人都是读书识字的儒生,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奔走于豪门大家。或者“讲古论今”以资笑谈,或者“吟诗和曲”附庸风雅。
  二记载了宫廷文人的诗词史料
  笔记不仅记录了在社会上一般文人的生存状况,还记录了宫廷文人的诗文活动。《武林旧事》保存了大量宫廷文人这种文化活动。
  周必大(1126-1204),字子充,庐陵人。其在《玉堂杂记》里称:“翰苑岁进《春端帖子》,如大内多及时事,太上则咏游幸之类。”因此,他的许多诗文都是应制诗和唱和诗。乾道三年,周必大进献端午帖子,专门赞颂宋高宗在大内修建的聚远楼。《武林旧事》记录了这则文化盛事:“周益公进端午帖子云:‘聚远楼高面面风,冷泉亭下水溶溶。人间炎热何由到,真是瑶台第一重。’孝宗御制冷泉堂诗以进,高宗和韵,真盛事也。”
  吴琚,生卒年不详,南宋著名书法家,工诗词。《武林旧事》记载给皇帝进献的几首词。
  其一:紫皇高宴萧台,双成戏击琼包碎。何人为把,银河水翦,甲兵都洗。玉样乾坤,八荒同色,了无尘翳。喜冰消太液,暖融鹊,端门晓、班初退。圣主忧民深意。转鸿钧,满天和气。太平有象,三宫二圣,万年千岁。双玉杯深,五云楼迥,不妨频醉。细看来,不是飞花,片片是、丰年瑞。
  其二:“玉虹遥挂,望青山,一眉如抹。忽觉天风吹海立,好似春霆初发。白马凌空,琼鳌驾水,日夜朝天阙。飞龙舞凤,郁葱环拱吴越。此境天下应无,东南形胜,伟观真奇绝。好是吴儿飞彩帜,蹴起一江秋雪。黄屋天临,水犀云拥,看击中流楫。晚来波静,海门飞上明月。’”
  张抡,字才甫,自号莲社居士,开封人。其人才思敏捷,多次应制作词。《武林旧事》记载了其盛况:
  “洞天深处赏娇红,轻玉高张云幕。国艳天香相竞秀,琼苑风光如昨。露洗妖妍,风传馥郁,云雨巫山约。春浓如酒,五云台榭楼阁。圣代道洽功成,一尘不动,四境无鸣柝。屡有丰年天助顺,基业增隆山岳。两世明君,千秋万岁,永享升平乐。东皇呈瑞,更无一片花落。”
  从这些词作生成情况,能够看出这类词的写作情形:(1)多数词作都是在陪伴帝王游览湖山胜迹、宴饮以及在朝廷重要典礼之时,应制而作,主要是为皇帝歌功颂德,赞美太平盛世。(2)这些作品在当时影响很大,受到帝王与百姓的共同赞赏与推崇,因此被当成盛事保存在城市笔记里。(3)在这些作品里,也可以看出宫廷文人对朝廷寄予的希望。
  三保存了文学传播的途径
  宋词与城市生活有密切的联系。城市既是宋词的产生地,也是宋词流传消费地。一方面这些歌伎需要新的歌词,以吸引听众和酒客,因此,词人会被这些歌伎追逐,写出适应演唱需要的歌词;另一方面,听众需要新奇的歌曲,以满足自己消费娱乐的快感,也刺激了新歌词的写作。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和周密《武林旧事》等对京城这些风气都有十分形象、生动的记载。《东京梦华录序》称当时的东京“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可见京城歌舞的繁荣,需求的旺盛。《武林旧事》卷六也记载南宋歌伎在都城内的“熙春楼”、“三元楼”、“五闲楼”、“赏心楼”等处唱词的场面。其写道:“歌管欢笑之声,每夕达旦,往往与朝天车马相接。虽风雨暑雪,不少减也。”城市为宋词的写作、流传、演唱和消费提供了重要的舞台,使文学成为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对宋词推动的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政府行为。宋代政府在许多的典礼仪式上都会有歌伎出场表演,制造热闹的声势。《梦粱录》则记录了开煮日宣传新酒上市之时的情景,官府需要调动大批歌伎出场制造声势,“妓家服役婆嫂,乔装绣体,浪儿手擎花篮,精巧笼仗。其官私妓女,择为三等:上马先以顶冠花衫子裆;次择秀丽有名者,带珠翠朵、玉冠儿、销金衫儿、裙儿,各执花斗鼓儿,或捧龙阮琴瑟;后十余辈者红大衣带皂、时髻,名之行首,各雇赁银鞍闹装、马匹,借倩宅院及诸司人家,虞候、押番及唤集闲仆浪子,引马随逐,各青绢白扇,马兀供直。预十日前,本库官小呈,五日前点检所佥听官大呈,虽贫贱泼妓,亦须借备衣装首饰或托人雇赁,以供一时之用,否则责罚。”开煮新酒被当作头等大事宣传,大量妓女浓妆艳抹,轻歌曼舞助威,对宋词的内容上和传播上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因此,宋词中很多使用“开煮新酒”、“煮酒新开”这样的意象,可见每年这种官府行为在文人生活中的影响。
  四保存了宋代戏剧作家姓名及其创作、表演情况
  戏剧作家在宋代不为正统文人所重视,他们的生平资料和创作几乎只有在城市笔记里可以见到,这些珍贵的史料为研究者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材料。
  如《都城纪胜》记载了几位戏剧作家的创作情况:“在京师时有孟角球曾撰杂剧本子,又有葛守成撰四十大曲词,又有丁仙现捷才知音,绍兴间亦有丁汉弼、杨国祥……诸宫调本京师孔三传编撰传奇、灵怪、八曲、说唱。”从这则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北宋时期撰写杂剧的作家有:孟角球、葛守成、丁仙现,南宋绍兴时期有:丁汉弼、杨国祥等人,以及诸宫调作家孔三传和他编撰诸宫调的大致内容。
  《都城纪胜》还记载了一些说唱伎艺的产生历史:
  唱叫小唱谓执板唱慢曲,曲破,大率重起轻杀,故曰:浅斟低唱。与四十大曲,舞旋为一体,今瓦市中绝无。
  嘌唱谓上鼓面唱令曲、小词,驱驾虚声,纵弄宫调,与叫果子唱耍曲儿为一体,本只街市,今宅院往往有之。
  叫声自京师起撰,因市井诸色歌吟卖物之声采合宫调而成也。若加以嘌唱为引子,次用四句就入者谓之下影带。无影带者名散叫,若不上鼓面,只敲盏者谓之打拍。
  杂扮或名杂旺,又名纽元子,又名技和,乃杂剧之散段。在京师时,村人罕得入城,遂撰此端,多是借装为山东、河北村人以资笑。今之打和鼓、捻梢子、散耍皆是也。
  百戏在京师时,各名左右军并是。开封府衙前乐营相扑争交谓之角抵之戏。别有使拳自为一家,与相扑曲折相反,而与军头司大士相近也。即今拍板大筛扬处是也。
  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唱叫、嘌唱、叫声、杂扮等曲艺文学与城市生活之间的关系。这些曲艺文学都来源于城市的日常生活之中,经过曲艺文人、伎艺人的共同努力,将日常生活诗意化,使日常生活戏剧化,给城市生活带来无尽的欢乐。
  城市笔记还记载了杂剧的演出情况与表演顺序。《都城纪胜》称:“杂剧中末泥为长,每四人或五人为一场,先做寻常熟事一段,名曰艳段;次做正杂剧,通名为两段。末泥色主张引戏色分付,副净色发乔,副末色打诨。或添一人,名曰装孤。其吹曲破断送者,谓之把色。大抵全以故事、世务为滑稽,本是鉴戒,或为谏诤也,故从便跣露谓之无过虫。”这是元杂剧渊源所在,是元杂剧演出程序和结构的史料。内容上既有日常滑稽故事,也有谏诤时事的,可以看出杂剧艺人借助伎艺劝谏国事的传统。
  五保存了小说、话本的有关史料
  话本小说是勾栏瓦肆说书人的底本。南北宋说书技艺繁盛,话本小说种类繁多,说话人不仅语言上要求生动活泼,能够吸引听众,在话本内容上更要出奇制胜,豁人耳目。耐得翁记录了南宋瓦舍艺人说话的情形:“说话有四家,一者小说谓之银字儿,如烟粉、灵怪、传奇。说公案,皆是搏刀赶棒及发迹变泰之事。说铁骑儿,谓士马金鼓之事。说经,谓演说佛书。说参,请谓宾主参禅悟道等事。讲史书,讲说前代书史文传、兴废争战之事。最畏小说人,盖小说者能以一朝一代故事,顷刻间提破。”这是一则重要的文学史料,它生动地记录了南宋时期,活动在京城的说书艺人促进小说繁荣的实际情形,为后代研究提供了可贵的文献资料。
  据《武林旧事》记载,小说不仅在勾栏瓦舍表演,到了南宋时期,已经作为陪伴皇帝的侍从,进入朝廷,随时为皇帝讲说故事。《武林旧事》卷七有一条记载宋高宗与孝宗一统休闲的故事:“宣押棋待诏并小说人孙奇等十四人下棋两局,各赐银绢,供泛索讫。”当时话本小说不仅是市民娱乐的对象,朝廷也将此作为消遣取乐的对象,因而有力地推动了话本小说的创作。
  《梦粱录》卷二十记录了小说艺人的姓名以及演说的故事内容及当时听讲的盛况:“有谭淡子、翁三郎、雍燕……盖讲得字真不俗,记问渊源甚广耳。”王六大夫,不仅在御前说话,在士大夫中间也很有声望。讲话不仅技艺高超,更主要的是能够联系世事,讲说百姓喜欢的中兴诸将杀敌御边的故事。这些故事多是由于“记问渊源甚广”,有一定的真实性。
  综上所述,城市笔记中保存有大量的文学史料。这些史料有的是宋代文人的生活资料,是研究宋代文人生活状况、了解文人团体的重要史料;有的是后代发展起来的文学样式的最初形态,对研究诸如小说、戏剧等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注:本文系陕西省教育厅科学研究计划项目,编号:2010
  JK001。
  
   参考文献:
   [1] 耐得翁:《都城纪胜》,《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2] 厉鹗:《宋诗纪事》(卷三十六),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
   [3] 刘坤、赵宗乙:《梦粱录外四种》,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4] 周必大:《玉堂杂记》(卷上),《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5] 周密:《武林旧事》,中华书局,2007年版。
   [6] 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八),中华书局,1979年版。
  
   作者简介:郑继猛,男,1964―,陕西安康人,博士,讲师,研究方向:唐宋文学,工作单位:陕西安康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史料 宋代 价值 笔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