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6:41 影响了:

  摘要:《卡斯特桥市长》是托马斯?哈代笔下最典型的一部性格小说,作品描写的是一个“有性格的人”的悲剧。主人公亨察尔悲剧的形成,既有性格原因,也有特定的社会原因。哈代通过“突转”和“发现”展现了主人公亨察尔的悲剧:他触犯了道德理性的秩序,因而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社会的转变要求社会中的人也要相应地进行变化,否则,在新的环境中只能自我毁灭。这部作品的悲剧意蕴也通过男女主人公得到了阐释。
  关键词:托马斯?哈代 悲剧 亨察尔 理性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卡斯特桥市长》(The Mayor of Casterbridge)是英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笔下最典型的一部性格小说。哈代是一位具有明显自然主义倾向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的作品代表着19世纪后期英国现实主义小说的最高境界。在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和斯宾塞的社会进化论的影响下,哈代形成了“社会向善论”的哲学思想,即社会是逐步向更高一级转变的,在转变过程中,唯有适者才能生存。哈代尽管清楚地认识到社会的转变是不可逆转的,但是,对于转变定会带来的阵痛,他又感到惋惜和悲伤。哈代喜欢没有被工业侵蚀的乡村中那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然而,工业的发展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转变又是不可抵御的。因此,他情不自禁地在小说中谱写了一幕又一幕悲剧。《卡斯特桥市长》正是这些悲剧作品中杰出的一部。
  二 悲剧的主人公亨察尔
  亚里士多德在其美学经典《诗学》中,第一次给悲剧下了定义:“悲剧是对于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为的模仿;它的媒介是语言,具有各种悦耳之音,分别在剧的各部分使用;模仿方式是借人物的动作表达,而不是采用叙述法,借引起怜悯和恐惧来使这种情感得到陶冶或净化。”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之所以能使人惊心动魄,主要有赖于“突转(peripeteia)”和“发现(anagnorsis)”。“突转”是指剧情突然向相反的方向转变,“发现”则是主人公由不知到知的醒悟或顿悟。在《卡斯特桥市长》中,哈代通过“突转”和“发现”展现了主人公迈克尔?亨察尔(Michael Henchard)的悲剧,并通过此种表现手法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悲剧效果。
  Jeannette King这样概括悲剧与小说的关系:正如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悲剧”通常展示极度的悲伤和出乎意料的事件。同在生活中一样,在小说里,“悲剧”常常是表现死亡或此类关乎生命的灾难。然而,对于很多作家而言,悲剧阐释的不仅仅是灾难,而更多的是一种出乎意料。对他们来说,悲剧是生活的展现,也是一种悲壮的冷静思考。哈代认为宇宙间存在一种冷漠、无情、不知善恶的“无意识推动力”或“内在意志”,它主宰大自然,统治人的命运,其表现形式为巧合和偶然事件等,并通过这种形式决定人的命运。人的性格如果顺应自然或环境,他便会得到自然的善报;否则,必然会招致自然中冥冥存在的那股神秘力量的报复。对于这种力量来说,听任错误存在而不予纠正、不予惩罚,是不可容忍的。在小说《卡斯特桥市长》中,哈代描述了主人公亨察尔遇到的一桩桩灾难,他用了巧合和出乎意料的表现形式,但同时又赋予了这些灾难不可逃脱的宿命之感。作品始终以人物的性格作为小说冲突的基础,围绕一个人物的生活和命运,说明一个人物的性格与环境冲突的悲剧。在小说中,性格与社会环境的冲突决定了亨察尔的悲剧命运。亨察尔年轻时因酗酒卖掉妻女,铸成大错,他想赎罪,可是冥冥之中总有一种力量在支配着他,无论他怎样努力,总是摆脱不了命中注定的厄运。而一系列不幸的巧合,则给亨察尔命运的沉浮蒙上了一层宿命、神秘的色彩,使读者更强烈地感觉到其悲剧的不可避免。
  哈代称亨察尔为“有性格的人”,似乎意在暗示亨察尔的悲剧是由他自己的性格造成的,也就是所谓拉辛式的悲剧。亨察尔性情暴烈、粗莽怪僻,喜怒多形于色,好恶常走极端,往往为自己的作为而陷入困境。他一时冲动,雇佣伐尔伏雷,将其视为知己,并解雇约甫,结下仇冤,然后又因妒忌与伐尔伏雷闹翻,分道扬镳。接着,为了与伐尔伏雷竞争,他重新雇佣约甫,又因竞争失利再次解雇他,成为宿敌。亨察尔在得知伊丽莎白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后对她蛮横粗暴,达到难以容忍的地步。亨察尔性格复杂、感情丰富,他在经历了人生巨大痛苦后出现的感情净化和升华,使他的毁灭具有动人心魄的悲剧力量。这些都是这个悲剧人物性格中自我毁灭因素的集中表现,同时也体现了古典悲剧的特点,即亚里士多德提到的“突变”和“发现”。
  当然,悲剧主人公亨察尔还远不是一个恶棍,他自有耿直憨厚的一面,如诚实坦荡。在法庭上,他公开承认卖酒老妪的指控,本来这些指控凭他市长的权威可以搪塞过去;情人的变卦曾使他在愤怒和绝望中策划公开露赛妲的情书以求报复,但在就要如愿以偿的瞬间,他又大动恻隐之心,不忍伤害别人,放弃了这个狠毒的计划。他有过卑下的骚动,又从来没有真正被卑下的骚动所屈服,而这恰是亨察尔悲剧的内在根据。
  三 作品的悲剧意蕴
  通过对亨察尔悲剧命运的刻画,哈代揭示出否定理性、否定与整个人类社会的休戚与共,也就破坏了把人置于上帝与自然之间的中间地带的秩序,因此就一定要受到惩罚。当大家提出让亨察尔赔偿他卖给大家的坏小麦时,亨察尔骄狂地拒绝了:“要是有谁可以告诉我,怎样把沤坏的小麦变成好小麦。”这个狂妄自大的人以一种讽刺的口吻回答说:“我一定高高兴兴地把它收回。可是这是做不到的。”亨察尔用一种讽喻的说法限定了他犯罪和受罚的条件,作品的悲剧主题也逐步展开。他的答复不仅表明了他另外那件过去犯下而掩藏下来、意义更为深远的罪过是无可更改的,而且也表明了他的这一罪过将反过来成为一把利刃――遭到伤害的道德理性化身的利刃,以同样的顽固执拗,频频向亨察尔出击,最后摧毁了他的生命。超越人力控制范围的道德理性,在亨察尔本人强大的想象力中证实了它的存在。其实,他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一直同他作对的那股超越于人之上而且处于反对地位的特别的道德理性力量。在卖掉妻子后的第二天早上,他就去了当地的教堂,并发誓要戒酒21年,以这种办法来向他冒犯了的权力――遭到伤害的道德理性――请求赎罪。在灾难压倒他的时候,他感觉到,“有某种力量在同他作对”,他完全应该受到“一心想惩罚他的某种不祥的理性”的反对。最后,他在离开卡斯特桥时说的那几句话中、在他的遗嘱上的自我谴责中,庄严郑重地承认了超出他力量控制之外的正义的存在。这种正义便是道德理性的力量,谁触犯了道德理性的秩序,谁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道德理性的力量在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人物――露赛妲身上,同样得到了体现。露赛妲破坏了道德秩序,她也没有逃脱悲剧的结局。在泽西同亨察尔同居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拒绝了过去的老情人,选择了嫁给伐尔伏雷。当亨察尔想方设法强制她,希望他们的老关系合法化的时候,她大叫:“我挑上谁就爱谁!”然而,就在她听说那些情书已经付之一炬,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罪过的后果时,她却听见了讦奸游行队伍的声音,这个游行似要公开她的耻辱,最后,竟使她一命呜乎。露赛妲的悲剧进一步证明确实存在一种道德理性的秩序,谁要是激起了这个秩序的愤怒,那么它是平息不了、也控制不住的。
  作品的悲剧意蕴也在社会变革、时代更替中得以体现。亨察尔作为来自宗法社会的人的代表,他固执、刚愎、自负、任性而不能自制。他虽为人诚实,但待人粗暴。在宗法社会里,这种性格帮助他逐渐走上了市长的地位。然而,宗法社会正受到工业革命的侵蚀与瓦解,逐步发生转变。社会的转变要求社会中的人也要相应地进行变化,否则,在新的环境中难以生存,而亨察尔的悲剧也正在于此。他是威塞克斯农民阶级的代表,是一个与家长统治的社会斩不断关系的家长式人物的典型。他思想观念的基础是宗法制社会,这使他把父权、财产和法律契约作为他对待一切事物的依据。在商业经营中,他从不建立账本而全凭记忆力,买进卖出全凭他自己的一句话,而这正是古老的宗法制社会农村经济关系的一种典型表现。他的成功是与卡斯特桥市古老落后的社会环境密切相连的。但当社会发生了变革,面对新兴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伐尔伏雷新的经营方式、经营手段的时候,不肯改变的他就被置于死地了。亨察尔的失败和毁灭的原因在于他在古老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转化过程中死抱自己的传统不放,并企图维护旧的制度和秩序。亨察尔是处于新旧交替时期一代人性格的集中表现。作为旧的意识、思想、习惯、道德的体现者和守护者,他不可能斩断同旧社会的一切联系而进入资产阶级的社会。因此,他的毁灭是必然的。哈代把亨察尔的悲剧同重大的社会主题联系在一起,真实地再现了时代的悲剧冲突,对亨察尔所代表的英国南部农村社会阶层做出了哲理性的概括和悲剧性的总结。哈代也试图通过亨察尔的悲剧来做出有关整个人类命运的结论,即社会的转变要求社会中的人也要相应地进行改变,否则,在新的环境中只能惨遭失败,最终自我毁灭。
  哈代笔下的亨察尔的命运与审美意义上的悲剧快感相契合,以亨察尔为代表的传统浪漫主义骑士精神最终被维多利亚商品经济时代的新生道德秩序所取代。悲剧英雄在固守酒神精神的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并没有转败为胜,反而境况愈加低迷,最终被历史潮流所淹没。
  四 结语
  哈代是一位用小说形式写作的伟大悲剧家,是一位用悲剧精神观察和描写生活的现实主义小说家。他的悲剧小说不仅因为作者对人与环境、性格与命运之关系的洞察和分析而具有普遍意义,还因为源于现实生活、抨击社会弊病而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比起哈代小说中其他的主人公,亨察尔的性格要更具自我毁灭性。在亨察尔的一生中,命运的恶魔就像缠绕拉辛身上的巨蟒,使他无法挣脱,使他在绝望中徒劳地挣扎。亨察尔的粗鲁和暴戾可能引起我们的反感,但是随着他蒙受的惩罚越来越重,直至大大超过他所应该承受的时候,我们又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同情。而小说《卡斯特桥市长》的悲剧意蕴,也让我们对道德理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参考文献:
  [1] 侯维瑞:《英国文学通史》,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2] 伍蠡甫、胡经之:《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上卷),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
  [3] 蒋贤萍:《现代西西弗斯神话》,《社科纵横》,2004年第10期。
  [4] Jeannette King.Tragedy in the Victorian Novel:Theory and Practice in the Novels of George Eliot,Thomas Hardy and Henry Jame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8.
  [5] 祁寿华:《William W.Morgan》,《回应悲剧缪斯的呼唤――托马斯?哈代小说和诗歌研究文集》,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6] 王忠祥、聂珍钊:《外国文学史》(第三册),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7] 陈焘宇:《哈代创作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
  [8] 鹿艳丽:《“脱冕”的悲剧英雄――〈卡斯特桥市长〉浅析》,《东岳论丛》,2010年第9期。
  [9] 托马斯?哈代,侍桁译:《卡斯特桥市长》,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版。
  [10] 张良村:《世界文学历程》,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7年版。
  [11] 郑克鲁:《外国文学史》(上),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作者简介:徐玉凤,女,1979―,山东莱州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工作单位:青岛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悲剧 意蕴 探析 主人公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