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5:24 影响了:

  摘要:20世纪的文学世界离不开塞缪尔?贝克特这位公认的荒诞派文学代表。然而,笔者认为,荒诞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下,间或出现的沉默及停顿,则更能体现作者对人生的思考、对世界的注视,以及诙谐、调侃语言之中的一种严肃态度。因此,以贝克特创作生平为切入点,论文大体分为两个部分:贝克特的世界和贝克特作品中的世界;探寻贝克特作品中空白世界的背景声音。
  关键词:塞缪尔?贝克特 《墨菲》 《马洛之死》 《等待戈多》
  中图分类号:I106.3 文献标识码:A
  
  2005年布克奖得主、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曾说:“今天的爱尔兰作家就分为两派,要么是乔伊斯派的,要不就是贝克特派的。乔伊斯总是想方设法把世界填得满满的,而贝克特刚好相反,总是给世界留空,等人们思考‘怎么办’。”
  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1906-1989),爱尔兰著名戏剧家、小说家、诗人、评论家,公认的荒诞派奠基人之一。他的作品涵盖诗歌、短篇小说以及评论文章,表现出作家非凡的观察力和反传统的艺术特征,同时也使其作品具有现代派的特点。笔者认为,贝克特荒诞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下,间或出现的沉默及停顿,体现了作者对人生的思考,对世界的注视,以及诙谐、调侃语言之中的一种严肃态度。
  一 贝克特的世界
  上个世纪20年代的巴黎,是捧着破碎的理想移居到此的青年们心目中的圣地。他们无论是在文艺、社会还是伦理中,都能找到各自的乐土。贝克特于这片乐土中得到了滋养,正如下文所述:
  “新艺术中,视觉意象和声音形象比比皆是。它们对贝克特的创作影响深远。多年以后,他无论为戏剧写舞台布景,还是在小本上自己作画,竟都能凭记忆重现当时见过的某个画面。画家们拾起破碎的意象,渲染梦幻般的场景,甚至有意留出空白,以实现画面的非线性效果;就好比作曲家用近乎随机分配的方式排列音符,还不时插入无声的片断,从而谱写出无调性音乐。贝克特写对白,写动作,写布景,无不受到这些技法的影响。有趣的是,他每每要带一个节拍器,才肯去看演员排自己的戏。给他的思想留下印记的还有先锋派剧作家,以及电影革新大师。艺术革新层出不穷,科学也在大步向前。相对论、语言模糊学说的提出,都扩展了贝克特的视野。”(《贝克特在巴黎》)
  从上述文字不难发现,新兴的现代派文学创作对身居巴黎的作家产生了巨大影响。例如,其中提到的破碎的意象、无声的片段、有意留出的空白等等,都与其作品之中人物的沉默、情节的停顿,有异曲同工之效。新艺术中的这些创作手法折射出战后满目疮痍的外部世界及伤痕累累的内心世界。人们步履蹒跚,努力从战争的伤害中走出来;文艺工作者小心翼翼地在坍塌的殿堂里重建人类的心灵家园。在这样的背景下,贝克特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
  贝克特作品的形式以及当中运用的技巧在新艺术的影响下日趋具备个人风格。同时,他对布列东关于潜意识成为诗歌源头的理论十分着迷。不仅如此,贝克特在作品主题的选择上也表现出布列东对梦境、偶然、潜意识这些没有规律的存在与诗歌、艺术之间关系的看法:
  “治疗过程中,他(布列东)发现人的意识层面之下还有另一种思维,像河流一样延续不断。布列东学过弗洛伊德梦的学说,此时他作出了更加奇妙的断言:这层思维的潜流能让人脑变成诗歌的源头。在无意识状态中,人脑自会运用浓缩、象征和模糊,也自会定义时空,诗,就来得这样自然、这样轻松。捕捉纯粹的潜意识,成了超现实主义者的首要规则。他们进行自动创作时,根本不让理性、意识近前。”
  同样,贝克特最爱悲喜剧。正如同他沉迷于偶然、潜意识之类的主题一样,在悲喜剧之中作家可以尽情嘲笑逻辑,也更能够得心应手地展现命运与自由的张力。
  然而,再好的故事,再精彩的情节,都有趋向结尾的时刻。对于贝克特作品中的人物而言,死亡则是结局之一。贝克特在其剧作《一句独白》(A Piece of Monologue,1980)的开篇词中写道:“诞生即是他的死亡”(Birth was the death of him)。这不仅表达了他对死亡、对悲剧的关注,也体现了由生到死的必然,生与死轮回的短暂和空白虚无的世界。
  贝克特曾说,“每个字都是静默和虚无上的多余污点”,并开玩笑地表示,要在生命终止前写一出“只有一张白纸”的戏。在其文学生涯的早期声明中,他就表示出:没有什么要表达的欲望,没有表达的缘由,也没有表达的对象。而伴随与日俱增的名气,贝克特愈来愈缩进自己隐退的缄默之中。
  正如其将近40年的创作生涯中所展示的空白世界,贝克特本人越来越多地以无声的音符回应对其作品的评论,让评论家自己到作品本身中去寻找一切答案。就像那些在现实社会中承受重压的人们一样,作家在后期所承受的创作及社会舆论压力,使他有选择性地保持一些作品场景中特定人物的沉默、静止,甚至是情节中的某些空白。因此,与乔伊斯总是想方设法把世界填得满满的相反,贝克特总是给世界留空,等人们思考“怎么办”。简言之,贝克特的世界是由其作品中空白虚无的存在包围的无声音符。
  二 贝克特作品中的世界
  贝克特从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写作,其作品涵盖甚广,有诗歌、短篇小说、评论文章、戏剧。其诗作有《婊子镜》;诗集有:《英语诗》、《英语、法语诗集锦》;评论著作有《普鲁斯特论》;小说有:《刺少踢多》、《墨菲》、《瓦特》,小说三部曲《莫洛依》、《马洛之死》及《无名者》,《如此情况》、《恶语来自偏见》;戏剧有:《等待戈多》、《剧终》、《哑剧I》、《最后一局》、《倒下的人们》、《论被废弃的工作》、《最后一盘磁带》、《尸骸》、《哑剧II》、《炭火》、《啊,美好的日子》、《歌饲和乐谱》、《卡斯康多》、《喜剧》、《薄膜》、《迪斯?乔》。
  大致上,贝克特的创作生涯可分为三个阶段:20年代末到1938年《墨菲》的完成是他创作的初期阶段,也是其英语写作时期。这个阶段,贝克特在诗歌、评论和小说多个方面开始文学创作。同时,贝克特结识了同样侨居巴黎的爱尔兰作家乔伊斯(James Joyce),并受其现代派文学创作的影响。从那时开始,他就已经主张在文学创作中把语言性格与思想内容紧密结合,从而获得“形式即内容”的艺术表达效果。同时,贝克特小说中的哲学思考往往与叙述的无序、情节的重复、词语的含糊不可理解相联系。在早期代表作《墨菲》中,他开始探索自身语言风格和人物意象特点,这一尝试使他逐渐走出模仿的模式并最终形成独具一格的创作风格。爱尔兰动荡不安的童年经历促使贝克特很早就开始关注现代人的生存状态,这种关注也一直体现在其作品中。而《墨菲》作为贝克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不仅在形式上体现了其日趋成熟的独特的创作风格,更在内容上反映了他今后作品中不断出现的现代社会中对于人的存在的注视。小说中,尽管读者开始见到小说主人公墨菲时,他已完全长大成人,但他却把自己缚在摇椅上,试图把自己摇入被人忘却的世界;这正是主人公试图回到过去那段早已停滞的时间里,或是有意创造一个空白世界以做其避难所。在这个避难所里,他可以不用找工作,逃避现实的压力,躲进空白的世界里过无忧无虑的生活。此外,小说结尾处西莉亚放风筝的场景以及对她神态动作的描写反映出来的心理状态也表现了不堪重负的现代人对自由存在的向往,而这只能于时光停滞的空白或时空逆转的回忆之中去寻找。
  二战期间到1950年是贝克特创作的第二阶段,也是他法语写作的开始。《瓦特》是贝克特在二战期间避居鲁西荣村的两年中完成的又一部作品,反映了战争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及战争中体现的疯狂世界的非理性,而在这个荒诞世界中人的存在只是作为片刻的存在,“不苦不乐,不醒不睡,不死不活,没有躯体,没有灵魂”,人活着却无所作为,体现了现代社会意义的缺失,即空白的世界。之后的小说三部曲《莫洛依》(1951)、《马洛之死》(1951)及《无名者》(1953)都是贝克特的法语小说作品。在这些作品中,贝克特的思想倾向:人生的路艰辛而虚无,只是一种周而复始的漫游;人生的神秘飘忽以及作者对人生的悲观态度,也显而易见。小说中主人公的漫游表现的是一种内心的漫游,在作品中某些部分体现为意识的流动。在《马洛之死》开篇:
  “然而我很快就要完全彻底地死去了。也许下个月。那么该是四月或五月喽……我清楚我随时随刻都有可能油尽灯灭……我也许是在房间的前一个主人死的时候从他那里继承了这间房子……”(《马洛之死》)
  从这些文字我们不难发现,作者的作品始终是对于死亡的考量,即有对己又有对人的。同时两者之间的逻辑就是从死亡到死亡的关系;那么,作品中试图展现的无疑也就是空白虚无的存在,因为死亡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虚无的存在:
  “……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了昏厥,我原本不该不省人事的那时节究竟出了什么事,现在在我的头脑没有留下任何清晰可辨的痕迹。然而,谁又没有这一类的遗忘呢?”
  除了死亡之外,遗忘也是一种空白的存在。两者都是抹去过去的痕迹,给主人公,给读者,给作品,留下空白的世界。小说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即在潜意识的流动中构建的存在,是不确定的,也是可以抹杀的,更能够是如死亡般虚无的存在。
  二战后,贝克特迎来了其创作的高峰时期,即他创作的第三阶段。在这期间,贝克特在戏剧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代表作有:《等待戈多》(1953)、《剧终》(1953)、《啊,美好的日子》(1961)等。贝克特在鲁西荣的生活成为《等待戈多》的创作动机――他在谈话中提到:“在1942-44年备受挫折的岁月里,我一直在法国南部的小镇里等待,并用文字去掩饰那些被称为梦想的东西。”在剧中,戈多始终没有出现,而两个主人公却日复一日的等待,希望戈多的出现能使他们得救。这揭示了人的痛苦与不幸。同时,戏剧的舞台背景暗示了世界的荒谬丑恶,混乱无序的现实;人的痛苦与不幸因此加深,人存在于一个孤立无援、恐惧幻灭、生死不能、痛苦绝望的境地。在《剧终》里,“结局在开始的时候就出现了,然而还在延伸”――汉姆的这句话表明:人在荒诞世界中的存在不因为个体的消失而完结,这种人生的痛苦会继续在荒诞世界中作为人的存在中延伸。因此,存在只是一个巨大的省略号,既能够理解为无数的可能性,也可以解释作意义的缺失以及虚无的存在。战争的影响,现代社会的支离破碎,文明的坍塌,都是压在贝克特作品人物身上的重负,在其构建的戏剧舞台上演绎着人最真实,亦或是最苍白的存在。其中,他以近乎沉默的形式诠释了战后的世界。
  迄今为止,学术界的许多人都认为贝克特仍然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笔者认为,无论是作家本人,还是他的作品,都一定程度上以无声的音符描绘着空白的世界。而空白世界的背后则是:作家以缄默对待评论,以文字勾勒生活。因此,贝克特本人的生活观就像《等待戈多》里的波佐所说的那样,“他们两脚分开骑在坟墓上生产,光明转瞬即熄,接着又是一片黑暗。”而他的文学生涯以及面对虚无所展示出的个人的力量,则实践了他的三部曲中最后的一段话:“一定要走下去,我走不动了,我还要走下去。”
  
   参考文献:
   [1] Acheson,James.Samuel Beckett’s Artistic Theory and Practice: Criticism,Drama and Early Fiction.New York:St.Martin’s Press,1997.
   [2] Ackerley,C.J.and Gontarski,S.E.The Grove Companion to Samuel Beckett:A Reader’s Guide to His Works,Life,and Thought.New York: Grove Press,2004.
   [3] Gordon,Lois.The World of Samuel Beckett.New 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1996.
   [4] Pilling,John,eds.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Beckett.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4.
   [5] 罗伊丝?戈等著,唐盈、李家兴、国荣等译:《塞缪尔?贝克特》,敦煌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
   [6] 洛伊?G?高顿:《贝克特在巴黎》,《译文》,2006年第5期。
  
   作者简介:李奕奇,女,1983―,广西藤县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西方文论,工作单位:广东商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音符 无声 空白 世界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