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4:08 影响了:

  摘要 《厄舍古屋的倒塌》是爱伦?坡最具哥特式小说特色的短篇小说。本文从主题和写作手法两方面对《厄舍古屋的倒塌》进行了赏析,从恐怖之死和怪诞之美两方面分析了小说的主题,并从三个方面概括了《厄舍古屋的倒塌》的写作风格,即:无处不在的象征主义、映衬手段塑造恐怖气氛、哥特式风格的寓言。
  关键词:《厄舍古屋的倒塌》 写作风格 爱伦?坡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是美国著名的短篇小说家、诗人、评论家和散文家,享有精神分析批评与侦探小说之父的美誉。他的短篇小说大略可以分为恐怖小说和推理小说两大类,《厄舍古屋的倒塌》属于前者,故事描写了一个古老家族的一对孪生兄妹罗德里克和妹妹玛德琳住在一座令人窒息的幽暗古屋中。妹妹玛德琳疾病缠身多年,哥哥罗德里克由于思想压抑而精神失常。为摆脱压抑,哥哥罗德里克邀请挚友前来做伴,不料情况恶化,罗德里克将玛德琳活埋于地窖。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妹妹玛德琳破棺而出,抱着哥哥罗德里克一同赴死。朋友“我”落荒而逃,而破落、阴森的古屋在风雨中突然崩塌,悄无声息地沉入黑黝黝的山湖里。
  一 主题
  1 恐怖之死
  小说《厄舍古屋的倒塌》自始至终弥漫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 情节怪诞, 内容恐怖,让人读来如同经历了一场噩梦。文章一开始对环境的描写就让读者感受到了恐怖的气氛,爱伦?坡用“愁云笼罩”、“孤零零”、“萧瑟的垣墙”、“阴沉的茅薹”、“枝干惨白的枯树”、“空茫的窗眼”等词语对古屋内外环境进行了描写,成功地制造出令人不安的气氛,为故事奠定了凄怖的基调。同时作者通过对厄舍兄妹人物形象生动鲜明的刻画,为故事进一步增添了恐怖气氛。初见罗德里克,他“脸如死灰,眼若铜铃,嘴唇不厚,没一丝血色,鼻孔却大得出奇;下巴长得有样,并不突出,活活地描出他生性软弱;柔比游丝的头发,要说是披在脸上,还不如说是飘”,“他神经极端不安――手脚一贯痉挛,不断吃力地想控制住”。罗德里克见到妹妹玛德琳远远走过的身影时,“他双手早已捂住脸,只看得见瘦骨嶙峋的手指竟比往常还要惨白,指缝间滚滚淌出热泪”。作者对罗德里克妹妹玛德琳的描述也为小说增加了很多恐怖气氛:在“我”走进古屋时,她已卧病在床。她不曾与“我”说一句话,也不曾和“我”在一个房间里待过。她虽然与“我”总共只有三次见面,但她却像一个幽灵,一个被病痛折磨的鬼魂,无时无刻不游荡在古屋之中。与此同时,作者又在故事的叙述上,精心地安排“我”将恐怖再次推上高层次。初见满目苍凉的厄舍古屋时,“我”心头充满“不堪忍受的抑郁”、“浑身一阵寒噤,惊惶”。在进入厄舍古屋内,“种种说不清的心情反而变本加厉了”。见到罗德里克,“我”“心里既同情又害怕”。到了古屋不久,罗德里克对古屋种种怪异却动人的迷信缓慢而实在地潜入了“我”的内心。在安葬玛德琳后的第七、八个夜里,“我辗转不能成眠。直想摆脱盘踞在心头的那份紧张”,“有股无名的恐惧压在心头,像梦魇,心里只觉得无比恐惧,说也说不出,实在受不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看到了玛德琳小姐死而复生,目击了厄舍古屋坍塌为碎石瓦砾,最终淹没在黑暗幽深的小湖里。
  2 怪诞之美
  《厄舍古屋的倒塌》可以说是恐怖小说中的经典之作,那病态、恐怖之美有着惊人的感染力,从而造成一种怪诞之美。有评论者认为,这部短篇小说“用有板有眼的统一性与整体效果,达到了艺术上的尽善尽美”。读爱伦?坡的恐怖小说,犹如进行了一次心灵的恐怖之旅,在怪诞之中感受生活的变幻莫测,在痛感中获得对作品深刻的体会。小说处处埋有伏笔,且都意味深长。那道把厄舍古宅裂为两半的墙缝预示着罗德里克灵魂的分裂;死去的玛德琳脸上还留有红晕,预示着她日后的复活。罗德里克画作里的墓穴形象透露出他似乎真切地感受到妹妹被活埋的痛苦和死亡的临近。罗德里克和他的孪生妹妹玛德琳的相貌极其相似,兄妹俩是厄舍家族仅存的一支血脉,两人相依为命,心灵相通。然后,似乎生死两隔,哥哥亲手把昏厥的妹妹钉入棺材,停“尸”于古宅的地底;最后,妹妹又破棺而出,和哥哥同归于尽。从合到分,又从分到合的过程,与罗德里克从理性的完整到分裂,乃至最终死亡的过程是一致的。而厄舍府邸的外观也同样经历了分裂到整合的过程:那道裂隙终于将古宅裂为两半,沉入水中;而将厄舍府映照得面目全非的深潭最后则吞没了整座宅院。它的倒塌在读者面前展现出一幅壮美的图画,产生了强大的震撼效果。为排解心中的忧郁和悲伤,罗德里克常常朗诵经典诗歌《鬼宫》。此首诗歌包含了两个世界,而忧郁是整首诗的基调。诗的前部分描述了一幅美丽的王宫图景,构成了天国的彼岸世界。天国之美,这是人类出于本能所渴望的不朽,属于非世俗世界、心灵的美。对于现实世界中的人而言,这种美是恐惧陌生的、遥远神秘的。诗的后半部分陡转笔锋,整个节奏从高处往低处落,一股邪恶的势力形成了一种强大而可怕的影响,铸就了这个家族每一代人的可怕命运,让辉煌和美丽成为永恒的过去,让读者在凄美的语言氛围中感受恐怖、感受震撼、感受刺激。故事的主人公只有在诗的理想世界意境中寻找安慰,使失去人性的情趣和灵性的世俗人间诗意化,人们在现实与诗化所祈求的超自然力的临界之间,体验着崇高的美学境界。与此同时,小说中暴风雨和雷鸣交加呈现出大自然一幅既可怕又美丽的壮观景色,也为小说增添了悲伤的气氛以及“一切悲剧中几乎不可缺少的抒情特性”。
  二 独具特色的写作手法
  1 无处不在的象征主义
  在《厄舍古屋的倒塌》一文中,象征主义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当然最具代表性的象征主义还是厄舍古屋。沃特?伊文思在《厄舍古屋的倒塌和坡的故事理论》中认为,衰朽的房子以及笼罩于周围的阴抑环境,实际上是罗德里克本人的另一种呈现:“厄舍古屋的倒塌”,能够有力地象征罗德里克“苍白的脸颊,大大的眼睛……比柔丝更细更软的头发,甚至坏掉的白森森的牙齿”。脆弱易坏的、腐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古屋,实际象征了罗德里克?厄舍的身体状况,因为他确实病了,同时也是脆弱的、衰朽的、让人感到恐惧的,失却了往昔他所拥有的精神稳定性。甚至小说结尾厄舍古屋的倒塌也意味着强调罗德里克?厄舍的死亡。古屋正在没入光滑如镜的池塘,戏剧化地呈现了罗德里克意识中理性部分的丧失。我们可以进一步引申为外于自我的颇具稳定结构的现实妄图和空无焦虑的内心达成一种契约,构建一种平衡,而实际上却并没有成功。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最后确实也达到了这种平衡,因为不久后,罗德里克的妹妹玛德琳就把他拽倒在地板上,罗德里克死了,房子也倒塌了,于是平衡了。破败的古屋上的一道裂缝可以说是故事中的另外一个象征。坡在故事的开始部分就提到了这个裂缝:“说不一定得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方能看出一道几乎看不见的裂缝,那裂缝从正面房顶向下顺着墙壁弯弯曲曲地自伸……”那弯弯曲曲的裂缝象征着笼罩于整个古舍的邪恶之源,它正在竭力同诸神争斗。最终,邪恶倾覆了古宅,也最终战胜了厄舍家族:“就在我凝望之际,那道裂缝急速变宽――随之一陈狂风卷来,――那轮血红的月亮一下迸到我眼前――我头昏眼花地看见那座高大的府邸正在崩溃坍塌。”
  2 映衬手段塑造恐怖气氛
  作者在小说中采用映衬手法巧妙构思出恐怖气氛,即在故事里面套故事――在一个本来已经很恐怖的故事里又嵌人一个恐怖故事,从而巧妙地完成了对罗德里克的精神的最后崩溃的描写。在此之前,作者还特地进行了种种铺垫:玛德琳小姐突然而神秘地死去,罗德里克与“我”将其尸体暂时安置厄舍古屋下面的地窑里,而安放尸体的地窑的正上方便是“我”的卧室。在一个暴风雨之夜,“我”全身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恐,并听到了一个夹杂在暴风雨中的低沉模糊的声音。这时罗德里克敲门进来了,他的举动异常,情绪激动。为了安慰情绪激动的罗德里克并与之一块度过这个可怕的夜晚,“我”开始给罗德里克念一则中世纪骑士冒险的故事。当“我”念到勇敢的骑士为了见到那个顽固而邪恶的隐士举起他的狼牙棒砸门,而破门的巨大声响惊动了整座森林时,“我”听见外面“有了啪嗒啪嗒的窗框声,响着嘈杂声”;当“我”讲到骑士用狼牙棒将巨龙击死,巨龙倒地临死前发出了 人的惨叫时,却又“当真听到低低一声,声音刺耳,响个不停,是迥乎寻常的一声尖叫,摩擦”;而最后,当勇士杀死巨龙,直到墙壁前时,挂在壁上的铜盾轰然落地,发出了极大且骇人的声响。这时“我”明显地听到了一声金属轰然落地的声音。这一系列文学作品所描绘的声音和实际生活中的声音相互衬托,构成了恐怖的听觉形象,也暗示罗德里克之妹在棺材中痛苦地挣扎、从地窖的铜盖棺材中挣脱出来并冲出地窖的情节。作者将穿插的故事与小说本身的情节融为一体,相辅相成,最终把小说情节推到了高潮:房间的门突然大开,身裹尸衣,浑身血迹斑斑的玛德琳小姐站就在门口。她颤抖着立了一会儿,最后重重地跌在了厄舍的身上,两人变成了两具僵尸。小说至此达到了最高潮,也达到了最大的恐怖效果。
  3 哥特式风格的寓言
  英国评论家桑德斯认为哥特文学拒绝描写日常生活,倾向于描写“峭壁和深渊,折磨和恐怖、巫术、恋尸癖以及心神不定。它沉浸于鬼魂出没、突然死亡、地牢、巫术、幻觉和预言之中。哥特式小说,从根本上说,过去和现在都是对舒适与安全、政治稳定和商业繁荣的负面反应。最重要的是,它反抗理性的支配。”《厄舍古屋的倒塌》包含的一些传统哥特式恐怖小说的因素,奠定了爱伦?坡在哥特恐怖小说领域的地位。小说分别在主题、情节构造、人物形象以及环境等方面使用了哥特式风格。坡的《厄舍古屋的倒塌》的故事情节充满着暴力、恐怖、乱伦以及伴随的折磨和痛苦。而恐怖和怪诞是哥特小说的基本特征,因此可以说,爱伦?坡的恐怖小说从某种程度上是对英国哥特小说的继承和发展。而对主人公言行举止的描写,加上叙述着独特的观察视角和心理过程,让读者置身于一个魔幻的世界中,感觉被一种强烈的恐怖感包围着,这正是哥特小说所体现的。作者通过种种方式塑造了阴郁凄迷的环境,强化了小说本身的哥特式氛围。小说开头,爱伦?坡就用“愁云笼罩”、“孤零零”、“萧瑟的垣墙”、“阴沉的茅薹”、“枝干惨白的枯树”、“空茫的窗眼”等词语,描写了古屋的内外环境,成功地制造出令人不安的气氛,为故事奠定了凄怖的基调,符合哥特小说的风格。他的作品中的恐怖是“心灵的恐怖”,叙述者和读者在他精心营造的特殊环境中,体验着离奇的情节和诡异的气氛。在爱伦?坡的小说中,场景、人物、情节和心理的描写互为呼应,共同营造了神秘莫测、恐怖阴森的氛围。美国哥特小说因其“内在化”和“心理化”的特点而有别于传统的英国哥特小说,而爱伦?坡则使其小说着重朝内在化方面发展。经坡改造后的哥特文学元素,在强化叙事和叙事环境对读者的心灵感染力方面起着关键的作用。同时,古老的、反理性的哥特文化的再现,也象征着人类亘古不变的对精神世界的好奇和探索。
  总之,《厄舍古屋的倒塌》不失为一篇影响深远的文学巨著,值得广大英语学习者和爱好者仔细研读。
  
   参考文献:
   [1] 陈文菊:《恐怖与怪诞:从〈厄舍古屋的倒塌〉说起》,《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7期。
   [2] 程郁、邓荷:《〈厄舍古厦的倒塌〉中的崇高美艺术》,《南昌工程学院学报》,2008年第5期。
   [3] 阿尼柯尔,徐士瑚译:《西欧戏剧理论》,中国戏剧出版社,1985年版。
   [4] 安德鲁?桑德斯,谷启南等译:《牛津简明英国文学史》(下册),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
  
   作者简介:张丽红,女,1979―,陕西富平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二语习得、外国语言学、应用语言学,工作单位:聊城大学大学外语教育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倒塌 揭示 古屋 艺术风格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