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计划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6:30 影响了:

  摘要: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才会有贪恋和爱欲,所以会在苦海挣扎、漂泊。人生就是一个在苦海中寻爱的过程。《雪国》中的岛村也正是一位孤独的流浪者,三次到雪国展开寻爱之旅,遇到了爱自己的人,也邂逅了自己爱的人,最后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岛村的形象就是一位孤独的寻爱者的剪影。
  关键词:孤独者 寻爱 《雪国》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人生下来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最后又孤零零地离开人世,所以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在孤独的人生路上,寻求爱和温暖成了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佛教典籍《人本欲生经序》中指出,“欲者,爱也”。爱为十二因缘之一,即贪爱、爱欲的意思。在生活中有了苦乐的感受之后,就容易逃避苦难,追求享乐,对财色、名利产生贪爱和追求,其直接的后果就是人生在虚妄不实的俗界漂泊,在苦海中挣扎沉浮。川端康成由于自幼丧失亲人,在缺少亲情温暖的环境中长大,养成了独特的孤儿性格,加之从小受佛教影响很深,因此他的作品常常生动“表现着对世间苦难、生死不灭、人生无常三个方面的体验和感悟”,同时也体现出“一种对人性的张扬和生命本能的追求”。
  人生就是一个追求爱和温暖的过程,虽是佛教中的人间苦难,却同时也是生命的本能。在这个孤独寻爱的过程中会遇到几个重要的人,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是自己爱的人,第三个是爱自己的人。《雪国》中的岛村是个孤独的人,靠祖业为生,没经历过生活的艰辛,整天无所事事,过着空虚而麻木的生活。在他内心深处一定渴望有些什么可以温暖他日渐冷漠的心,所以他三次来到雪国旅游。雪国之旅实际就是孤独者的寻爱之旅,在这里他遇到了爱自己的人,也邂逅了自己爱的人,最后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岛村就像一位孤独的寻爱者,漂泊在喧嚣的大都市和梦幻般的世外桃源――雪国之间,展开了孤独者的寻爱旅程。
  二 寻找爱自己的人――孤独者的炉火
  “寂寞忧郁型的男性形象可称得上是川端康成‘虚无’美学思想的产物。”岛村可以说是其中代表性的人物,他内心情感比较郁结,渴望摆脱这种空虚与孤独。他把妻子留在东京的家中,三次独自来到雪国和驹子相会,说明他心里是很孤独寂寞的。在他内心深处需要的某些东西是妻子不能给予的,而驹子则可以,因为驹子深深地爱恋着他。他在寻找爱自己的人,能够温暖他的灵魂,这个人就好像是孤独者的炉火,也许不是最终的归宿,但一定能在旅途中温暖他孤寂的心灵,让他不由自主地想靠近。在这样的背景下,驹子就像一簇熊熊燃烧着的炉火,在不经意间闯进了他的生活,给了岛村这位孤独的旅者无限的温暖和力量。因为炉火太温暖太炽热,他忍不住向这簇炉火靠近,靠近,吸引着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到雪国。
  雪国到处一片白茫茫,银装素裹、天寒地冻。文中无数次提到火,特别是室内的炉火和最后那场大火。因为火在寒冷的雪国给人的温暖就好比雪中送炭,让人难忘,让人激动。“火境,象征的是温暖的家庭生活,一种爱的温情。”炉火在小说中频繁登场,每次都是岛村和驹子同在室内的场景中出现,有时是在岛村住宿的客栈房间,有时是在驹子的家里。当驹子在岛村住宿的客栈留宿的第二天清晨,“岛村醒来,驹子一只手已经搭在火盆上了”。当岛村在驹子家里拜访时,“驹子拿着火铲轻巧地登上了梯子”,一边说着火是干净的,一边俯身“拨弄被炉里的炭火”。炉火寓意着驹子对岛村的爱的温情,暗示驹子就是孤独的岛村找寻的温暖的炉火。说明驹子对岛村的爱犹如火盆里的火一样,不管是岛村睡着还是醒着,都温柔地陪伴在他左右,温暖着岛村寂寞的心。在驹子那里,岛村得到了被钦佩被欣赏被依恋的感觉,这些都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爱的暖意。
  驹子虽然是偏僻的雪国温泉之乡的一个陪酒女子,但她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心都洁净得惊人。她对岛村的爱是如此炽热,让岛村既感动又慢慢地被她吸引。她曾经在酒醉后用“纯粹是女子纯洁的心灵在呼唤自己男人的声音”叫过岛村的名字,让岛村也出乎意料;她还无数遍连续写岛村的名字。驹子和岛村第一次分别后岛村虽然没有遵守给她寄舞蹈书和写信的约定,但她依然每天数着日子期待岛村的到来,对第二次前来的岛村说自己在雪国期间,即使一年来一次也好。她明知道不可能得到岛村全部的爱,但还是毫无保留地奉献着自己的全部热情和爱。她将爱的温暖传给了岛村,所以当岛村抱着她时,觉得她身上也很温暖,像个火枕。岛村从驹子给他弹的三弦琴的优美琴声中也听出了她对他的迷恋,他明白驹子是爱他的。驹子身上迸发出来的爱的热情,让岛村留恋,也让岛村觉得凡是充满诚挚爱情的行为,迟早都会鞭挞人的。这份爱让岛村觉得有些徒劳,却又为此感动。第三次来雪国的时候,想到自己不可能永远这样放荡不羁,也不可能让驹子永远等待,所以决定该要离开了。因为他是一个孤独的旅者,他了解并能看透驹子的一切,而驹子似乎一点都不了解他的所思所想。岛村是一个旅者,注定需要继续他的旅程,驹子这簇温暖的炉火,只能留在记忆中,伴随他继续自己的人生之旅。
  三 寻找自己爱的人――孤独者的港湾
  岛村第一次见到驹子时,就被她的洁净所吸引,甚至联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以至于岛村不由自主地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刚看过初夏群山的缘故。岛村觉得驹子是很特别的,所以想把她和那种事区分开,想清清白白和她长时间保持朋友关系。岛村一开头就把她看作是良家闺秀,所以对她流露出一种依恋之情,这一点令驹子感动,觉得岛村与众不同,不同于一般的客人只想和她寻欢作乐,因此驹子把她视为知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而岛村“对于驹子奉献的感情,毕竟难以木然”,在不知不觉中,驹子不知何时走进了岛村的心里。这个靠一根手指头记住的女人,以她对生活的坚强和热情以及对爱情的无私付出,让原本觉得一切都是徒劳的岛村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怜爱之情,可怜驹子坚强热情却命运多舛,可怜自己感受到了驹子爱的热情却不能对等地回应。所以,当他听驹子弹《劝进帐》时,完全被征服了,“他被虔诚的心打动,被悔恨的思绪所洗刷了”。此时当他凝视着驹子时,深深感到一种亲切的感情。因为在他的心里,驹子的形象正变得越来越高大,驹子正悄无声息地越来越深地走进了岛村的内心深处。
  当第三次来到雪国,夜半三点钟闯进房间来的驹子带来一阵热气直沁岛村脑门,岛村“这才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因为驹子的到来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可见此时的岛村也已深深爱上了驹子。在那一刻,他才能感受到随着驹子的热烈呼吸传过来的“似乎是一种令人依恋的悔恨,也像是一颗只顾安然等待着复仇的心”。当他和叶子对话,答应带她去东京时,岛村既感到叶子对他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却又同时不知怎地,“反而燃起了对驹子炽热的爱情”。可能是出于对驹子的深深歉意,也是对自己辜负了驹子的爱的一种惩罚。岛村在雪国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好像忘记了要回到东京妻子的身边,因为“长期以来自然形成了等候驹子频频前来相会的习惯”。见到“驹子越是寂寞难过,岛村对自己的苛责也就越是严厉”。只有当深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想到为她做些什么,当看到对方不快乐时,就会不由自主地自责。所以这一次岛村觉得自己无法给驹子想要的幸福,在自责的同时,却又想为她做点什么,于是不禁暗想已经到该离开的时候了。也许岛村认为,自己能为驹子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彻底离开驹子,让驹子从等待他的梦中醒来,回到她原本生活的世界,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驹子对岛村的钟情让岛村感觉到了生命的温暖,也让岛村难以解释地爱上了驹子,觉得驹子犹如雪花飘落在自己的心田里。岛村就像一位孤独的旅者,寻找到了自己爱的人――驹子,让孤独的灵魂有了一个暂时休憩的港湾。
  四 寻找自己――孤独者的终篇
  岛村原本认为人生一切都是徒劳,他“把整个人生看成一场无意义、无价值的悲剧”。无意中来到雪国恢复身体的他,偶遇了纯洁热情的驹子,既带给了他青春亮丽的美的视觉冲击,又给他以强烈的心灵震撼。驹子是一簇熊熊燃烧的炉火,给了岛村无尽的温暖;同时又是一处让岛村孤独的内心能够暂时停靠的港湾。在炉火的热力面前,在对港湾的留恋中,岛村也在不断地思考,感动于驹子对生存和爱是如此纯真,使他不由自主地反省自己,在他心灵深处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澜。岛村将驹子“视为自己精神上的救赎者”,有意无意中改变着自己徒劳的世界观,使他看到了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自己。《雪国》虽然是以驹子为主角来表现人世沧桑的,但其实贯穿全书的是对人类生命的尊重与憧憬。通过与驹子努力生存的对比反衬,折射出岛村徒劳而悲观的生存状态,这些都使他警醒、感动,并在无形中改变着自己。
  当蚕房的大火燃烧起来,火光在叶子惨白的脸上摇曳时,岛村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回想起这几年和驹子的相会;在火车上,山野的灯火映在叶子脸上的情景,岛村的心房扑扑地跳动起来,“仿佛在这一瞬间,火光也照亮了他和驹子共同度过的岁月”,这些使得岛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痛和悲哀。这种苦痛似凤凰涅 ,在烈火中重生。孤独的他在寻爱的过程中,也寻找到了自己,从而体会到生命的价值和生存的意义。对于孤独的岛村来说,和驹子的邂逅宛如一道亮丽的风景,在这道风景中,他欣赏了青春的美丽,体味了人间真情,更升华了对生命的热爱和憧憬,使他悲观徒劳的心灵得到了拯救。所以当岛村站稳了脚,抬头仰望天空时,“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银河象征的是茫茫宇宙,岛村的灵魂在那一瞬间和宇宙融为一体,忘却了悲伤和苦痛,有一种大彻大悟的释然。正如那首古老的禅诗所言:“纵然风情万种,却是了无痕迹。”“岛村历经了一个由色欲到情爱、由‘肉’到‘灵’、由‘即’到‘离’、从有限到永恒的心路历程。”岛村在这场孤独者的寻爱之旅中,最终寻找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自己,他的心灵宇宙也升华到了无限的境界,从而对人生、对生命有了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和感悟。岛村在这一寻爱的旅程中寻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五 结语
  岛村就像一位孤独的寻爱者,带着一颗徒劳悲观的心灵四处漂泊,在童话仙境般的雪国寻找到了爱自己的人――温暖的炉火,也找到了自己爱的人――宁静的港湾,最后终于找到了全新的自己。整个寻爱的过程就是他和驹子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的展开。虽然故事以悲剧结束,但对于岛村来说,孤独的旅程从此有了有意义的回忆相伴,悲观、忧郁的灵魂从此不再孤单。他在寻爱的过程中认识到了生命的意义和生存的价值,净化了自己的心灵,升华了生命的憧憬。岛村就是这样一位在不断丰富并充实着自己的孤独的寻爱者。
  
  参考文献:
  [1] 何祖健:《川端康成与佛教精神》,《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12期。
  [2] 杨晓莲、王帷韬:《试论川端康成笔下的男性形象及其艺术作用》,《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9年第9期。
  [3] 张巧欢:《论〈雪国〉中“雪”、“火”意象的深层意蕴》,《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
  [4] 谭晶华:《另一种反体制的文化人――论川端康成〈雪国〉中的岛村形象》,《外国语》,1999年第6期。
  [5] 周阅:《川端康成文学的文化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6] 唐承红:《迥异的生活态度酿成的爱情悲剧》,《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第6期。
  [7] 川端康成,叶渭渠主编:《独影自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8] 长谷川泉,孟庆枢译:《文学论著选?川端康成论》,时代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
  [9] 吴舜立、李琴:《〈雪国〉主题:拯救与净化》,《外国文学研究》,2005年第6期。
  [10] 川端康成,叶渭渠、唐月梅译:《雪国》,北京燕山出版社,2006年版。
  
  作者简介:廖真辉,女,1971―,四川成都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日语教学、日本文学,工作单位: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孤独 寻爱者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