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汇报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5:15 影响了:

  摘要:《简?爱》结局安排简?爱得到一笔意外遗产后回到一无所有又双目失明的罗切斯特先生身边,反映了勃朗特作为一个具有女性主义意识的作家对女性归宿的探索:家庭也可以成为女性的最终归宿,只是女性需要在家庭中保持独立的经济地位和独立的人格。这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女性颇具启示意义。
  关键词:女性归宿 家庭 《简?爱》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简?爱》一书一直作为女性主义先驱文本被阅读,主人公简?爱作为维多利亚时代勇于抗争命运争取独立自主的女性代表而被传诵,作者夏洛蒂?勃朗特也作为具有自觉女性意识的作家而被研究,构成了文学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然而,从其问世之日起,《简?爱》就屡遭质疑,特别是其“欢欢喜喜大团圆”的灰姑娘似的美满结局受到不少人的抨击:认为这样一个结局违反了现实主义叙事原则的可能性,削弱了作品的批判力度。但是,笔者认为这样的结局恰恰反映了夏洛蒂?勃朗特作为一个具有女性主义意识的作家对女性归宿问题的思考和探索,体现了她女性主义思想的进步性,并且对今天的女性仍然具有现实启发意义。
  
  一 对女性归宿的探索
  1 要不要回归家庭?
  女性的归宿到底在哪儿?这是任何一个女性主义者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女性主义发展到现阶段也没有彻底解决的难题。夏洛蒂?勃朗特的答案是什么呢?女性的归宿,毋庸置疑,就是家庭!差点就要和罗切斯特先生结婚而走进家庭的简?爱为了追求平等的爱,保住自己的尊严,毅然从桑菲尔德庄园出走,在外面的世界历经千辛万苦,甚至差点丢掉性命,最终还是听从灵魂的召唤回到了桑菲尔德庄园,和罗切斯特先生结合,回归了家庭,并且甘之如饴,极其愉快地担当起照顾残疾丈夫的重任,甚至在结婚十年后还骄傲地宣称:“我认为自己无比幸福――幸福得难以言传”。当然,这是很多女性主义者都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也是作品饱受评论者诟病的原因:一贯追求自由、追求平等、颇具反抗精神的简?爱怎么也落入俗套,心甘情愿地走进这个“父权统治结构的基础”,充当起了“家庭天使”呢?
  在很多女性主义者眼中,家庭褪去了它温情脉脉的面纱,不再是魂牵梦萦的温柔之乡,而是父权制建构的坚实堡垒,是女性受压迫受歧视的根源,是女性反抗男权的战斗场所。女性要独立就必须杀死“家里的安琪儿”,要实现自我就必须冲出家庭的藩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的女权运动倡导不结婚,远离家庭,甚至以同性恋的极端方式来表明与男性及男权制度的代表即家庭的决绝态度。当然这种针对具体男性的行动,不管是个人的还是群体的,并不是女性解放的出路。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家庭毕竟还是女人的生存现实,家庭里也不乏天伦之乐,割舍家庭幸福毕竟是人生中的一大缺憾。何况,简?爱及勃朗特所处的时代尚未能为女性走上社会、承担公共角色提供必备的条件。简?爱走出家庭又能怎样呢?鲁迅先生早就预言过,出走的“娜拉”们只有两条路:一是回来,二是堕落。所以,因为简?爱回归家庭就认定勃朗特女性主义思想不彻底,认为这样的结局“体现的是作者在那个时候无力改变生存状态的无奈与困惑”,有损于夏洛蒂?勃朗特作为女性主义作家的命名,指责她“无法为当时的女性在社会中生存、发展指出一条光明大道”,并不是公正的。
  家庭作为社会的组成部分,作为男女共建的心灵港湾,应该也可以成为女性实现自我价值的一个场所。家庭不是女性的唯一归宿,但只要女性遵从自己的意愿,做出符合自己意愿的选择,能使自己生活变得更美好,回归家庭其实也无可厚非。问题其实不在于回不回归家庭,而在于以什么样的姿态进入家庭。
  2 以什么姿态回归家庭?
  夏洛蒂?勃朗特在强调家庭作为女性归宿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女性在家庭中保持经济独立和人格独立的重要性,这充分体现了她女性主义思想的进步性。对于生活在19世纪的女性来说,由于被排除在社会生产领域之外,她们在经济上彻底地沦为男性的附庸,嫁人几乎是唯一向女人开放的体面职业,但显然嫁人也只是从依附于父亲转而依附于丈夫而已。勃朗特违背现实主义原则也要安排即将走进家庭的简?爱得到一笔意外之财,是因为她认识到女性如果没有取得独立的经济地位就永远只能依附于男性,不管是家庭内还是家庭外。这也是早期女性主义者关注的焦点,所以第一次女性运动浪潮的诉求主要是争取女性的政治权利(作为经济权利的保障),受教育的权利(作为争取更多经济权利的手段)。
  在“我马德拉的叔叔去世了,留给我了五千英镑”之后,简?爱一改过去的幽怨和伤感,从感伤的“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到骄傲地明确宣布“我现在完全独立了”。正因为有了独立经济的支撑,她才底气十足地对罗切斯特说:“要是你不让我同你一起生活,我可以紧靠你的门建造一幢房子,晚上你要人做伴的时候,你可以过来,坐在我的客厅里。”这才是一个人格独立的女性应有的姿态,也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女性才能有的姿态。正如舒婷描绘的那样:不做攀缘的凌霄花,借着男性的高枝炫耀自己,而是男性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与男性平起平坐,以独立的个体身份与之对话。试想一个在经济上完全依赖丈夫的妻子凭什么与丈夫平等对话呢?
  但我们也很容易发现,简?爱之所以不像传统的女性一样依附于男性罗切斯特先生,一方面当然是由于她有了自己的经济来源,以及她一贯坚持的平等意识使然,但同时也是简?爱在和罗切斯特的关系中占据的优势地位使然。于是另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女性回归的家庭应该是什么模式呢?
  3 什么样的家庭模式?
  传统的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很容易销蚀女性的进取心,使她们最后困于琐碎的家庭事务中难以自拔,这显然不符合女性解放的要求。勃朗特肯定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一模式的弊端,所以她试图找到解决途径,只不过她走得太远,不是往前一步提高女性地位达到男女平等,而是拔高女性的同时贬低男性,完全颠覆了过往的传统,建立起了女强男弱的家庭模式。
  她让家庭的传统主宰者罗切斯特先生失去所有他能耐以逞能的一切外在条件。首先是作为财富象征的桑菲尔德庄园毁于一场大火,在简?爱意外地得到财产之后,罗切斯特先生一文不名,经济地位完全颠倒过来。勃朗特还嫌这不够,又让罗切斯特在火灾中失去双眼,变得又瞎又瘸,不得不完全依赖简?爱而生存,“仿佛是被链条锁在栖木上的一头巨鹰,竟不得不企求一只麻雀为它觅食。”勃朗特借助简?爱之口表明了对这种强于男性的角色的欣然接受:“现在我确实对你有所帮助了,所以比起当初你能自豪地独立自主,除了施主与保护人,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时,要更爱你了。”芬丁庄园里的简?爱是拯救者而不是被拯救者,是“既做支撑,又当向导”,明显强于男性代表罗切斯特先生的。她不是仰人鼻息的弱女子,而是自重自强的有自己独立人格的女性。所以她在家庭中的感受不是低人一等,而是“跟他在一起,不存在那种折磨人的自我克制,不需要把欢快活跃的情绪压下去。同他相处,我无拘无束,因为我知道自己与他很相称。”
  这种家庭模式对女性就更公平吗?不尽然。就算男性都像罗切斯特那样愿意接受来自“弱女子”的照顾,只要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意识没有改变,女性在承担了以前男性承担的重任时,谁来承担以前女性已经担起的责任呢?能奢望作为既得利益享有者的男性主动放弃自己的利益来共建更为公平合理的男女两性关系吗?且不说女强男弱,就是现阶段只是进入了社会公共领域的职业女性就承受了更多的痛苦和更大的压力。刘慧英就指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男权苛求”更多地以社会压力的形式出现,女性更深地陷于双重角色――一方面,整个社会从制度上保证每个女人与男人一样享有就业机会,保证男女同工同酬,女人必须像男人一样完成本职工作;另一方面,在社会意识和观念上却基本沿袭着传统的男权主义的女性价值观,在日常生活中传统规则依然限定制约着女人的处世为人和言谈举止,依然保障着某些男权的既得利益,妇女对男人的依附心理还普遍存在,更由于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政治仍然处于落后封闭状态,作为最小团体的家庭仍然需要进行极其琐碎的家务劳动,女人依然是从事这种劳动的主角,依旧要尽传统女性为妻为母的种种天职。”所以要家庭不成为女性的桎梏,必须重新梳理男女的关系,重新塑造家庭的模式。
  当然,勃朗特的疑惑是生活在21世纪的女性都还不得去面对的现实问题,她的探索虽然由于时代的局限未能完全展开,但还是给今天的我们带来许多有益的启示。
  
  二 现实意义
  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女性政治权利逐步提高,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也越来越多,女性的经济地位也明显好转,但女性的处境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甚至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倒退,比如现今社会上“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观念就甚嚣尘上。女性还在徘徊:爱情?婚姻?家庭?事业?怎样的归宿才能不损女性的独立,使女性达到同男性的真正平等?勃朗特其实已经提示我们不管女性的选择是什么,首要的是女性自身必须同简?爱一样具备独立的人格。
  今天的女性有了更多实现自我的途径,家庭已经不是唯一向女性敞开的大门,但家庭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女性的选择。但正如勃朗特所指出的那样,即使回归家庭,女性也要保持独立的人格,否则就会丧失继续进取以及走向更为开阔的人生和实现全新的自我价值的心理动力,从而驻足不前,成为新的父权制家庭的主妇,沦为与旧时代毫无区别的“家庭天使”:以男性为中心完全失去自我的寄生虫。当然,现代女性独立人格的塑造,既需要社会文明的高度发展,又需要社会观念的不断更新,更需要女性自身的不懈努力。在当今这个还是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里,女性尤其要保持精神上的独立,不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他人身上,而是相信自己、依靠自己,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生活。
  其次是传统的家庭分工模式必须有所改变,女性才能真正独立。传统的“男主内女主外”及男强女弱的观念把女性禁锢在社会价值相对低下的家务劳作中而失去了走出去大展拳脚的机会,也造成了现代的工作女性在家庭和事业之间,疲于奔波难于取舍而精疲力竭的困境。所以勃朗特才反其道而行之,想出来女强男弱的出路。但不管是传统的男强女弱还是激进的女强男弱都事实上压抑女性的成长,妨碍女性的自我实现。只有建立在男女真正平等基础上的家庭才能为女性解放提供养料,才能成为女性发展的保障。只有建立起平等、互爱的两性关系,用两性间的对话取代对抗,相互理解取代冲突,相互尊重取代相互贬抑,女性才能成为“与男性平分秋色的精神伴侣”。这样才能不只解放女性,男性也能从刻板的性别角色中解脱,发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而非社会规范中必须怎样怎样的“男”人。
  
  三 结语
  女性的归宿不管是不是家庭,都取决于女性的抉择,女性解放的目的并不是让女性也去从事和男性一样的工作,承担和他们一样的社会责任;只有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和选择权利才能获得真正的个性解放,也才能最终建立起男女平等的和谐社会。追本溯源,对传统的家庭分工模式和女性刻板化角色的形成进行质疑,彻底地解构男权社会对男性角色和女性角色的要求和规范之后,才能建立比较真实自然的男女平等;独立的、不依附于男性的、致力于自我实现的女性,才能在两性和谐共处的基础上找到自己的心灵归宿。
  
   参考文献:
   [1] 黄源深译:《简?爱》,译林出版社,1994年版。
   [2] 刘思谦:《“娜拉”言说:中国现代女作家心路历程》,河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3] 罗春雁:《从〈简?爱〉看夏洛蒂?勃朗特女权主义思想的局限性》,《长城》,2010年第6期。
   [4] 刘慧英:《走出男权传统的藩篱――文学中男权意识的批判》,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
   [5] 王华颖:《回归家庭――女性悲哀和幸福的双重所在》,《安徽文学》,2009年第1期。
  
   作者简介:
   范通英,女,1972―,四川宜宾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与文化,工作单位:成都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
   苗淼,女,1977―,河北交河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与文化,工作单位:成都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归宿 现实意义 探索 女性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