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汇报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3-13 15:23:19 影响了:

  摘要 《郑风》是中国春秋时期郑国的民歌,共有21篇,在“十五国风”中不仅篇幅最多,而且情歌居多。诗歌中女主人公情感大胆热烈,敢于追求自由幸福的爱情,迥然不同于京畿之地女子之神态,表现出东迁后郑国欲摆脱礼教束缚、寻求自由的崭新气象。《郑风》何以多情歌?究其原因,则是郑国商业的繁荣、独特的风俗以及原始野合习俗的遗留等相互结合的结果。
  关键词:《郑风》 情诗 市民意识 地方风俗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郑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中对男女之情表现最为坦率的诗歌,它真实地透露了人类的原始情性,表现了少女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和想象。历代以来,对此争论最大、评价也最不统一,或以《郑风》为淫诗,或以之为爱情诗。宋代朱熹云:“郑卫之乐,皆为淫声。然以诗考之,卫诗三十有九,而淫奔之诗才四之一,郑诗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诗已不翅七之五。卫犹为男悦女之词,而郑皆为女惑男之语。卫人犹多刺讥惩创之意,而郑人几于荡然无复羞愧悔悟之萌。是则郑声之淫,有甚于卫矣。”朱熹这段话明确说出《郑风》二十一首诗歌就有十七首诗歌为男欢女爱之词,且多半为“女惑男之语”。这些女人大胆泼辣,热情奔放,已“荡然无复羞愧悔悟之萌”,因此,儒家的孔子斥责为:“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近代风俗史学家张亮采在《中国风俗史》一书中更是大加斥责:“淫乱无耻,以郑、卫为最,陈次之……考之诗,国风卫俗之淫乱,至于男女相约,俟于城隅。婚姻动怀,远其父母。郑俗之淫乱,至于遵大路而揽人袂,相轻薄而谓为子都,狂且狡童章,子不思我,岂无他人。东门章,岂不尔思,子不我即。其秽亵已全神如绘。”这些人均认为《郑风》为淫诗。朱熹之后,到了明清时期,尽管有不少史学家、经学家对朱熹提出明确质疑,如杨慎、戴震、陈启源、方玉润、毛奇龄、陈矣、姚际恒、王先谦等人都极力反对朱熹的“淫诗说”。但不管怎么说,在十五国风中,《郑风》与其他国风一个显著不同就在于主要是“女惑男之语”。因此,为深入领会《诗经?郑风》的内在含义,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探讨《郑风》这一诗歌特点形成的原因。
  一 商业繁荣,市民意识的兴起
  郑国位于春秋各国交通的中心地带,它处在济水、洛水、黄河、颖水之间,西近东周的国都洛阳,南与楚接界,东与宋相邻,东北是鲁国与齐国,北部与西北是卫国和晋国。这个地理位置自然使郑国成为商业经济的中心。商人在郑国所拥有的社会地位是其它国家无法相比的。这在《左传?昭公十六年》子产对韩宣子的一段话中得到了相当突出的反映:“昔我先君桓公,与商人皆出自周,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斩之蓬、蒿、藜、藿而共处之。世有盟誓,以相信也。曰:‘尔无我叛,我无强贾,毋或 夺,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恃此质誓,故能相保,以至于今。”郑公室与商人盟誓以相保,郑国商人地位与势力之强由此可见。《左传?僖公三十三年》载:“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郑国商人地位之高,资金之雄厚,势力之强大。商业经济的繁荣导致市民思想兴起,这对封建礼教具有天然的抵抗力,产生了道德伦理观念异化。古代礼仪、道德规范等已对其失去了束缚力。经济的发展,国家的富庶,使郑国成为一个思想较为开放的地域。《左传?桓公十五年》载:“祭仲专,郑伯患之,使其婿雍纠杀之。将享诸郊。雍姬知之,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一个世家命妇居然用这种亵渎礼教的话来教育自己的女儿,郑国一般民众的男女观念,那就更可想而知了。这说明当时郑国部分人不存“从一而终”的封建思想。《左传?僖公二十二年》载:“郑文夫人芈氏、姜氏劳楚子于柯泽。楚子使师缙示之俘馘。君子曰:‘非礼也。妇人送迎不出门,见兄弟不逾阈,戎事不迩女器。’”作者从正统的封建礼教角度责之以“非礼”,恰恰反映了郑国社会风尚的开通。可见,在郑国的上层社会中,婚姻制度,男女往来,封建礼教对其束缚是比较少的。这是《郑风》中上层社会情诗产生的基础,也是《郑风》中民间情歌得以流传、保存的重要原因。
  二 郑国独特的地方风俗
  《郑风》中绝大部分是情诗,这与郑国的风俗习惯密不可分。《韩诗》云:“郑国俗,三月上巳(三月初三)之辰,于两水(溱水和洧水)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史记?货殖列传》云:“郑、卫俗与赵相类。”而其记赵、中山之俗时云:“犹有沙丘纣淫地余民,民俗 急,仰机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起则相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奸冶,多美物,为倡优。女子则鼓鸣瑟, 屣,游媚贵富,入后宫,遍诸侯。”《汉书?地理志》说:“幽王败,桓公死,其子武公与平王东迁,卒定虢、郐之地,右雒左 ,食溱、洧焉。土狭而险,山居谷汲,男女亟聚会,故其俗淫。郑诗曰:‘出其东门,有女如云。’又曰:‘溱与洧,方灌灌兮,士与女,方秉兰兮,洵于且乐,伊其相谑。’此其风也。”颜师古注说:“谓仲春之月,二水流盛,而士与女执芳草于其间,以相赠遗,信大乐矣,惟以戏谑也。”扬雄《法言义疏》中《乐记》孔疏引《异义》云:“今《论语》说郑国之为俗,有溱、洧之水,男女聚会,讴歌相感,故云郑声淫。”高亨《诗经今注》说:“郑国风俗,每逢春季的一个节日(旧说是夏历三月初三的上巳节),在溱洧二河的边上,举行一个盛大的集会,男男女女人山人海地来游玩。这首诗正是叙写这个集会。”由以上记载可知,自仲春二月的桃花水到三月三日的上巳节是郑国青年男女聚会相欢、对歌言情的良辰佳日。在此时,男女青年在公共场所对歌言情各自找到自己称心的配偶而及时同居结婚,这是郑国约定俗成的风俗,并且已得到人们的认同,本无可厚非。因此,男女青年为了找到自己如意的伴侣,就必须学会对歌,这样,以表达男女情爱为主题的情歌就迅速繁荣起来了。虽然这种情况在《诗经》的时代并非郑国所独有,但由于郑国是一个后起的国家,封建礼教的影响比较薄弱,民间自由恋爱的风俗基本上保持了原始的风貌。从《溱洧》一诗看,就说明郑国保留着男女自由交往的某些古代遗风。
  三 原始野合习俗的遗留
  原始群体内的男女,在两性关系方面是杂乱的,没有任何限制。不仅在兄弟姐妹间,而且在父母子女直系血亲间都没有禁忌。《吕氏春秋》载:“昔太古常无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妇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人类从最初毫无限制的两性关系中,逐渐演进为各种群婚制的两性结合的社会形式,进一步形成对偶婚制。然而,社会发展是不平衡的。《国语?郑语》载:“桓公为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惧及焉,其何所可以逃死?’史伯对曰:‘王室将卑,戎狄必昌,不可逼也。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蛮、荆、戎、狄之人也。非亲则顽,不可入也。其济、洛、河、颍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叔恃势,郐仲恃险,是皆有骄侈怠慢之心,而加之以贪冒。君若以周难之故,寄孥与贿焉,不敢不许。周乱而弊,是骄而贪,必将背君,君若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无不克矣。若克二邑,邬、弊、补、舟、依、柔、历、华,君之土也。若前华后河,右洛左济,主 、 而食溱、洧,修典刑以守之,是可以少固。’”从这段记载中,我们可以得知,郑国实际上是春秋初期才新兴的国家。张启成云:“郑桓公为司徒,是周幽王八年,他寄居虢、郐等十邑,是周幽王九年,因此郑国立国最早当在公元前773年之后。”据史伯分析,在西周王朝即将崩溃的危急时刻,只有济水、洛水、黄河、颖水之间是当时惟一可图的真空地带,而虢叔、郐仲都是有‘骄侈怠慢之心’的,更兼这一带水阻山险在 山与鬼山之间,夹着溱水和洧水,可以推想郑国溱、洧地带的风俗是较少受封建礼教束缚的。”宋玉对此有较具体的描述:“从容郑、卫、溱、洧之间。是时,向春之末,迎夏之阳, 喈喈,群女出桑。此郊之姝,华色含光,体美容冶,不待饰装。臣观其美丽者,因称诗曰:‘遵大路兮揽子祛,赠以芳华辞甚妙。’于是处子恍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意密体疏,俯仰异观,含喜微笑,窃视流眄。”(宋玉《登徒子好色赋》)这就是当时原始风俗的写照。原始自由恋爱风俗的遗存,应是郑风中情歌产生的肥沃土壤。我们看《郑风》中的《风雨》、《子衿》、《出其东门》、《野有蔓草》、《溱洧》等诗篇,无不是风情婉娈之作,而且诗中所描写的女子完全不同于礼教统治下西周京畿之地的女子,性情率真,泼辣大胆,很少受礼教束缚,更没有忸怩之态,敢于追求男女自由平等,情思缠绵,感情真挚,较之“国风”其他地域民歌,呈现出明显的地域特色。
  四 促进大龄男女的婚育
  古代的生产力十分低下,刀耕火种,人类在与自然灾害和野兽的对抗中显得弱小而艰难,并且各国之间也要为水源、食物等资源展开争夺的战争,人数的多寡是决胜战争的主要条件,于是繁衍人口就是壮大自己种族的大问题。《国语?越语》:“(勾践)令壮者无取老妇,令老者无取壮妻。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战乱过后需要多增人口时,婚年就早,过期不嫁娶还要受处罚。这就是勾践“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的富国强兵政策,所以野合之事公令倡导,全民参与。春秋时期的郑国在短短的公元前769年至公元前476年间,就发生二十多次较大规模的战争,需要大量补充兵员,人口的数量是国家强大的标志。如《周礼?地官?媒氏》:“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由此可见,男女的自由结合虽然违反婚姻之礼,但因繁衍人口的需要,这无疑是政府的一种变通之举。所以,政府规定:祭祀社稷的日子,没有性伴侣的青年男女自由交往,“奔淫不禁”。如果不遵守这样的命令,还要受到处罚。同时,政府还规定了“奔淫不禁”的固定地方,《墨子?明鬼》:“燕之有祖,当齐之有社稷、宋之有桑林、楚之有云梦也。此男女之所属而观也。”郑国的溱水和洧水实际上就是郑国政府为男女相会提供的公开场所。统治阶级为繁殖人口的需要,极力鼓励人民及早婚育,甚至不惜违反礼教,鼓励自由婚育,这样,就导致了大胆表达男女爱情的情诗的产生与繁荣。
  总之,但凡研读过《诗经》的人们,提起《诗经》中《郑风》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经典篇章,无不感动于人性中最真挚而奇妙的感情――爱情。如果把她归类为浪漫主义文学的殿堂,她又是深深地根植在现实主义的土壤,所展现的独特价值与郑国秉承的传统文化习俗、思想文化影响及其本身的地理交通和经济状况有关,是当时郑国少男少女们的爱情在内心深处自然的流露,在内容的言略意丰与形式的新颖独特上都昭示出独特魅力。
  
   参考文献:
   [1] 朱熹:《诗集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2] 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版。
   [3] 张亮采:《中国风俗史》,商务印书馆,1915年版。
   [4]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版。
   [5]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
   [6] 班固:《汉书》,中华书局,1962年版。
   [7] 汪荣宝撰,陈仲夫点校:《法言义疏》,中华书局,1987年版。
   [8] 高亨:《诗经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9] 张启成:《试论〈郑风〉的情歌》,《文学评论》,1982年第6期。
   [10] 陈奇猷:《吕氏春秋校注》,学林出版社,1984年版。
   [11] 徐元浩:《国语集解》,中华书局,2002年版。
   [12] 孙诒让:《墨子间诂》,中华书局,1986年版。
  
   作者简介:陆跃升,男,1965―,湖南溆浦人,硕士,副教授,研究方向:先秦文学,工作单位:凯里学院人文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情诗 试论 原因 郑风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