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汇报 > 正文
 

365娱乐

发布时间:2019-01-10 15:30:37 影响了:

  今年9月25日是廖承志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海内   外人士特别是广大华人、华侨,对他深表怀念。   廖承志同志毕生致力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了不可磨   灭的功绩。他的革命活动是多方面的,对国内、国外,红
  区、白区,公开、秘密的工作,都有深广的阅历。建国以
  后,他在世界和平、民间外交、对日友好,以及对港澳台、
  华侨华人事务等方面,都付出大量的心血与精力,作出
  卓越的贡献。这里我以新闻工作的一份子,着重谈谈他
  对海外宣传事业的卓越成就。
  廖承志同志多才多艺,早期便从事党的宣传事业,
  曾在红色中华通讯社工作,以后又担任过新华通讯社社
  长,并从事广泛的外事、侨务、港澳和对台工作。1938年
  1月他到香港任八路军办事处主任。在港工作期间,皖
  南事变后,为使香港同胞、海外华侨及时了解抗战情况,
  他在周恩来和宋庆龄指导下,在港创办《华商报》,又支
  持邹韬奋在港复办《大众生活》,对民主人士在港创办
  的《光明报》也大力支持,并帮助在港华侨巨商胡文虎
  创办《星岛日报》,以及由此衍生的《星岛周报》和《新闻
  通讯》,使香港一时成为宣传抗战的重镇,配备了各有
  不同对象、各具特色的纵深的宣传阵地,廖承志同志也
  藉此积累了丰富的在复杂环境下办理多类报刊的丰富
  经验。
  建国后,廖承志同志协助周恩来总理,分管海外宣
  传工作。他驾轻就熟,魅力四射,尽展才华,使港澳人士
  在他指导下办报,有如庖丁解牛,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海外华侨华人报刊亦有所遵循。海外报人尊称他为廖
  公,在他面前无拘无束,畅所欲言。他则高谈阔论,逻辑
  严密,说理畅晓,语言诙谐机警,妙语连珠,往往令人在
  哄堂大笑中,接受他的论断。海外报人以亲聆廖公教
  诲,作为赏心乐事。
  
  
  坚持爱国主义方针排除“左”右干扰
  
  早在建国初期,廖公便向我们分析了国内外形势,
  海外人士处境、思想倾向、海外报刊情况,以及我国对外
  政策等问题,提出了海外宣传工作的正确方针。针对上
  述复杂情况,他提出,海外报刊应贯彻爱国主义的方针;
  工作对象应是最广泛的中间群众,并尽可能照顾落后群
  众;要适应当地报刊处境,以利长期生存;坚持内外有
  别:报道内容力求广泛而又有所侧重;报道角度要客观,
  形式要生动活泼,由小见大,由浅入深。这些基本原则的
  指示,使我们豁然开朗,增强信心。
  1959年12月5日,廖承志在会见香港新闻界参观
  团的讲话中说:“我们办的报纸有两类。主要的一类是进
  行社会主义教育,为建设社会主义服务的,这就是内地
  的报纸,任务是教育人民,提高人民的政治水平、思想水
  平,动员和号召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另一种报纸,是
  香港和海外办的报纸。由于中国人在当地所处的环境不
  同,他们受社会主义祖国的感召,热爱社会主义祖国。这
  些中国人,有些生活在民族主义国家,有些是生活在资
  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他们是华侨或是具有外国国籍的
  华人,人数大约有二千万到三千万。在华侨中办的报纸,
  是以爱国主义为方针的,教育侨胞热爱社会主义新中
  国,向企图颠覆祖国的反动派进攻。香港报纸就是这一
  类报纸。”
  在对外宣传的指导工作中,廖公一贯旗帜鲜明,坚
  持爱国主义宣传方针,既反对右的倾向,也反对“左”的
  干扰。
  1957年有人主张突出人民内部矛盾的报道,他力
  言其非。他说:“我们的新闻要服从真实,真实性是基本
  的、主要的原则。我们报道祖国的情况要真实,大量报道
  主流方面就是真实。人民内部矛盾如何处理?作为祖国
  前进道路上的克服中的困难,作为经验教训提出来以便
  对华侨进行教育,并进一步加强对他们的团结,在这种
  原则下谈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是可以的。反之,如果每天
  发10000字的稿件中,有8000字谈矛盾,2000字谈建
  设,那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这是批
  评右的倾向。
  建国后在对外宣传上,“左”的干扰历时较长,为害
  最烈。廖公从自己切身体验中,深知“左”的危害,因而
  对“左”的抵制也最力。他反复教导我们不要宁“左”勿
  右,宁高毋低。他常常说:“把侨报办成右得叫人讨厌不
  行,左得‘可爱‘也不行。”甚至在“文化大革命,前夕、讳
  言反“左”的政治气氛中,他仍大义凛然,坚持爱国主义
  宣传方针,对“左”的干扰进行艰苦的、曲折的斗争。
  1957年,有人认为祖国已进入社会主义,对华侨应
  进行社会主义教育,才能使他们跟得上祖国革命的步
  伐。对此,廖公严肃指出:“提出对国外华侨进行社会主
  义教育是教条主义。”他说:“在国外的一些地区现在不
  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是民族独立斗争。”这样的宣
  传必定“脱离广大华侨群众”。
  关于人民公社的报道问题,他强调严守内外有别
  的原则。他说:“国内所进行的各种运动,向外报道时要
  统一口径。第一,报道的目的不要把运动照搬出去,而
  是向华侨宣传祖国不断跃进;第二,过程、斗争、摸索,
  一概不报道。”“有关整社,一个字也不要报,国外不准
  各搞公社,不必去谈经验。”“铁窗拿下来炼钢,我看没
  有什么新闻价值,何必报道呢?”他还明确指出:“国内
  学术性的批评,不报道。”
  在“大跃进”的气氛中,报道上另一种“左”的表现
  是浮夸风。他要求在这关头要沉得住气。他说,此时“无
  声胜有声,笼统胜具体”。针对当时国内报刊对钢、粮、
  棉、煤的生产指标一浪高于一浪的浮夸报道,他说,海
  外宣传要逐步控制国内刊登有关四大指标的数字,在
  华侨报刊不一定要刊登此项数字指标。他要求海外报
  道“要收敛一下”。严格规定“国内有关试验性的、不成
  熟的东西不报道。对外报道只反映一些比较成熟的、主
  流的、基本的东西”。也就是说,所有报道必须是“一、已
  完成的典型的;二、经过考验的;三、大量存在的”。他强
  调对外宣传“要掌握分寸,不要华而不实。十分本事不
  
  要吹成十二分,不要锋芒毕露”。正因廖公有此宏大的气
  魄,不怕扣上“观潮派”的大帽子,才使大家在这样的气
  氛中能够保持冷静的头脑,并对报道上的浮夸风及时加
  以遏制。
  1962年9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后,“左”的倾向日
  益严重。有人强调反对修正主义,认为爱国主义宣传调
  子太低了,应改为国际主义宣传。廖公从根本上阐述,当
  前历史条件下爱国主义宣传方针不应变。他说:“海外宣
  传的任务是使全世界具有中国血统的人拥护毛主席,拥
  护祖国政策。这不仅是爱国主义,也是国际主义。爱国主
  义和国际主义就统一在这方面,这是最马列主义的,不
  可能有抽象的国际主义”。
  1964年,江青从京剧现代戏问题向文艺界发难,廖
  承志同志仍然强调京剧现代戏要报道,传统戏也要作适
  当报道。
  1965年3月,“文化大革命”前夕,阶级斗争的调门
  十分高,廖公在一些讲话中,仍然强调内外有别,宁稳勿
  “左”,不能照搬国内一套。他说:“国内激烈的阶级斗争
  如何反映?按照对外报道的老传统,凡是社会改革运动
  的过程,我们不报道。我们不要抢先,因为许多运动还在
  摸索中,真理是经过反复斗争才明确的,宁可后一些,报
  道可稍带全貌性。”
  在这重要关头,他仍强调以正面报道成就为主。他
  说:“要报道我国建国十五年取得的成就,大力报道中国
  各方面的成就(形式还要尽量争取所在国能合法刊载),
  华侨对此甚感兴趣。’他反对空洞说教,他说:“我们的报
  道,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解说,把事实编排起来,不是议
  论;要以思想理论的指导去摆事实,用事实讲道理,用事
  实讲话,以事实教育团结华侨。”
  在当时对国内文艺界、哲学界、经济学界、史学界等
  所谓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大肆讨伐的背景下,敢于顶住狂
  澜,坚持摆事实讲道理,是难能可贵的。
  难怪及后在“文化大革命”的大风暴中,他几陷灭顶
  之灾。
  
  降低政治声调面向中间群众
  
  廖公一再强调对外报道要降低政治声调,要群众
  化,指出我们的报道“不是单给先进分子看的,而是给
  几十万、几百万群众看的”。建国初期,印度曾有一份
  《中国新闻》,只销500多份,他说,这实际上是只给大
  使馆看的,不足为法。他提出对外宣传的“三调”说,即
  国内报纸为第一格调,再低一些是香港爱国报纸,更低
  的是海外广大侨报。华侨报纸应当是群众性的报纸,这
  样才能争取中间群众。他针对侨报过“左”的情况,提出
  要为“争取华侨报纸‘巡化’而斗争”。他不止一次提出
  “对外报道要逐步把调子转到有利于争取华侨的中间
  群众”,“调子要低一些,不光进步报能登,应使中间、甚
  至落后报都能登”。
  建国初期,有些进步侨报只求满足少数进步华侨
  要求,照搬国内一套,以“左”为快,脱离群众,难以长期
  生存。对此,廖公从战略高度出发陈明利害。他说:“华
  侨工作首先是组成爱国统一战线,团结华侨大多数。如
  果在华侨中提出过‘左’的口号,把进步和中间落后的
  隔离开来,这就是‘左倾’机会主义、冒险主义,就有失
  败的危险”。
  他特别强调宣传的针对性。他说,宣传的调子要看
  对象来定。不要忘了一般群众,不太了解我们情况的
  人,你对他们唱高调,变成对牛弹琴了。他说:“就外面
  的读者、群众来讲,还是两头小、中间大,这是一个规
  律,喜欢听高调的人总是少数。”
  他还说:“对于华侨,过去我们喜欢用的术语是,一
  个爱国,一个中间,一个落后,今后不要这么分,我们是
  面向群众,面向最广泛的群众”。他鼓励我们所写的稿
  件都能为中间、落后的报刊以至台湾的报刊刊用。
  他说,我们的报道应表现出极大的灵活性,这个灵
  活性是面对着复杂的群众,你说他是中间的可以,说他
  是落后的、甚至是完全落后的也可以,但是我们必须争
  取他们。要争取华侨的人心、中国血统的外籍人的人
  心,进而争取世界人心,这对中国的和平统一,可以起
  
  很大的作用。他在80年代曾概括地说,我们的工作就是
  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365娱乐,以马克思主义为基本出发
  点,最大限度地加以灵活运用,面对国外,主要面对海外
  华侨,还有中国血统加入当地籍的华人,港澳同胞,台湾
  同胞。它的工作对象还可以扩大到和这四种人有密切联
  系的外国朋友。
  
  对外宣传的特殊性和创造性
  
  廖公总是从实际出发,反复要求我们严格掌握对外
  宣传与对内宣传的区别,反对照抄照搬国内的一套。他
  说“‘文抄公’不是马克思主义”。“清袁枚有诗日‘天涯有
  客太静痴,误把抄书当作诗’。‘文抄公’不能写好诗,也
  不能写好新闻”。他认为我们对外宣传,一定要解放思
  想,不要老是一个格调,只当‘文抄公’,缺乏创造性,一
  定要有自己的风格,要有新的作风,要生动活泼。
  针对有些部门写文件,多是报纸剪贴,有些则追求
  每句话都有出处,他说:“这是主观主义,一套本本作
  风,不花脑子的作风。以为这样做可以不犯错误,其实
  犯了最大的错误。”所以他强调“必须整顿文风,提倡用
  脑子,有的放矢,写东西要生动。如果每句话都要引出
  处,做‘文抄公’,就成为没有生气的官样文章了”。
  他要求我们根据国外各地的不同情况,创造性地工作。
  在强调政治挂帅,一切工作为中心运动服务的年月里,
  他坚持中心任务不必一一向外报道。他针对对外报道
  农村积肥曾风趣地说:“搞那么多积肥报道干什么?我
  们又不是要把新加坡的大粪搞回来!”
  廖公总结了对外报道的实际经验,提出了“因时制
  宜、因地制宜、因报制宜”的原则。他鼓励我们深入进行
  调查研究,密切注意各地侨报的变化,广交朋友,了解
  侨胞的思想感情,使我们的工作有的放矢。因此,他特
  别强调专稿的作用,针对不同时、地,以及各报不同格
  调,发出有针对性的专稿,有的特辟专栏,有的则进入
  副刊,甚至投其所好,写些掌故、文艺(包括章回小说)
  等稿。
  他曾多次强调减少“宣传味”,他说“道貌岸然的,
  要把胡子剃掉,要使人感到和蔼可亲,要用事实团结教
  育华侨,不要每篇报道都有惊叹号和打倒帝国主义的
  字眼”。
  他创造性地提出爱国主义宣传可以有较高的调
  子,也可以有较低的调子。较高的调子就是宣传社会主
  义祖国,较低的调子就是宣传祖国的锦绣河山和历史
  文化。前者是爱国主义宣传的核心部分,后者是爱国主
  义宣传的广阔方面。核心部分是主流,必须着重报道;
  但广阔方面的题材也要大力报道。这就为我们的报道,
  开辟了广阔的天地。
  廖公极力提倡生动活泼的文风。他认为我们的报
  道应该创造性地运用群众化的语言,不要“老是重复国
  内习惯了的、党内的术语”。他说,“要写得动人,写得生
  动活泼,不落俗套;要写出没有教条昧、烟火味、群众化
  
  的语言的作品。不用怕刊用你们消息的是什么性质的报
  纸,哪怕总编辑是乌龟王八也不怕,因为编辑里总有些
  爱国心的人吧,问题就是看你写文章的本事了”。他还进
  一步说:“你们的任务是要把‘北京话’转成群众的话。
  “我们”要宣传祖国的成就,宣传党的路线。我们的任务
  的艰巨就在于要以群众化的语言,用广大华侨、华人、港
  澳同胞所能够接受的方式,去把它报道出来,切忌说教
  的、无血无肉的、干巴巴的语言。廖公本人就是位语言大
  师,这是众所周知的。
  廖公的言行充分显示他是坚持原则而又讲究灵活
  的典范。
  
  高规格严要求
  
  他对培养一支优秀的对外宣传队伍,寄予殷切的厚
  望。他说,这个队伍是要把高度政治性的新闻,消化成为
  华侨中间、落后读者能够吸收的东西,这就需要马克思
  主义水平更高一些。他们的立场、观点、思想365娱乐,应当
  有高度的马克思主义。他要求我们,第一、要熟悉国内政
  策;第二、要熟悉侨务政策;第三、要了解华侨所在地的
  各种情况。当然我们还要熟悉海外的新闻业务,形成生
  动活泼的文风。此外要对国内、国外形势有深刻的了解,
  最好能熟练掌握一两门外语。
  他鼓励我们在海外工作的人员要当地化、群众化、
  社会化,学习当地语言,广交朋友,融入当地社会。他本
  身就是交朋友的典范。许涤新同志在回忆廖公时说:
  “在港澳,从普通市民到有社会地位的教授、工商业家
  和银行家,他都能谈得来,都能交成朋友。他不仅理解
  他们的思想动态和生活情况,而且能够在这种理解中,
  引导他们为祖国事业而跟着前进。”
  他鼓励我们大胆工作,“不要怕海外关系复杂,乌
  龟王八均可利用”。“越是复杂关系,越是复杂关系利用
  得多,越是党性强。因为怕复杂,不去打开工作,是个人
  主义,明哲保身,消极怠工,这种人不能在外工作。’他
  说:“要说关系复杂,我的关系最复杂,在香港的亲戚就
  有400多个。”
  为了写好专稿,他教导我们要通过多种多样办法
  与侨报建立关系,研究它的风格、特性。要训练记者善
  于写各种各样的专稿;当‘文抄公’是无能的记者。应
  当学会用侨报的口气,分门别类地一个报一个报来供
  稿。
  他强调稿件要精炼,“要有战斗力,把8000字压缩
  为200字,像朝天椒那样,使人一咬下去就跳起来”。他
  说“陈霞子的文章生动读者喜欢看,要找陈这样的人,
  要到社会去找。肖楚女是酒店跑堂,
  文章就写得好。”
  我们的工作往往不为人知晓,
  廖公却充分估计这种“看不见的工
  作”的重大作用。他说:“你们把祖国
  一天天发展的新面貌传达给海外华
  侨和港澳同胞,就可以变成无穷的
  力量。通过你们看不见的劳动,把他
  们团结在祖国周围,这就起了很大
  的作用。”
  在1982年的一次讲话中,廖公
  又语重心长地鼓励我们当无名英
  雄。他说:“我们是处在无名英雄的
  
  地位。作战的时候,每个战士都是往前冲的。要是一个战
  士在他冲锋的时候,脑子里考虑的是为了勋章,那么,这
  个战士很可能被打死,或者会当逃兵。每个战士往前冲
  的时候,要把他的生命置之度外,首先想到的是抢到阵
  地,消灭敌人,夺取胜利。我们革命的新闻记者,应该有
  这个气派。”廖公光辉的一生正是如此。廖家一门忠烈,
  他本人为革命“七次半”坐牢,出生入死之际,身后荣辱
  何尝萦怀!
  廖公这些亲切教导和严格要求,使我们心明眼亮信
  心倍增。凡是遵循他的教导的,都能在工作上取得可喜
  的成绩。
  1988年出任香港大公报社社长的杨奇同志就是按
  照廖公的套路办报的。他强调办报方针是“立足香港,面
  向海外”,实行“港报港办”,提出“要从广大读者(而不是
  少数左派读者)的思想水平出发,逐步提高他们的爱国
  主义情怀,而不要照搬内地报纸的做法,更不能自命清
  高,摆起官腔教训读者”。他认为“对于内地的新闻报道,
  既要‘报喜’,也要‘报忧’,总的看来宣传成就、反映新气
  象的报道肯定多于揭露阴暗面的报道”。而“揭露内地阴
  暗面的报道,绝不是为揭露而揭露,而是为让读者看到
  我们国家正在洗刷自己身上的污泥浊水,正在同各种困
  难、落后、腐败的现象作斗争中前进”。关于评论,他说
  “必须立论持平,言之有物,切忌空话连篇,模棱两可。”
  关于香港本地评论,他主张“应该反映市民的呼声,急群
  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言群众之所言”。
  四年任满后,在报社送别会上,大公报社董事长李
  侠文说:“杨奇主持大公报四年来,积极创新,促进报社
  的业务向前发展”,这是对他的正确评价。
  廖公称道的陈霞子先生,在他担任香港《晶报》社长
  兼总编辑期间,每天到香港最热闹的茶楼,泡上一壶茶,
  聆听茶客的谈论,藉此了解他们最关切的话题,了解平
  民心声,然后引用孙中山和孔子的语言,分析问题。他的
  头版言论,不但市民非常爱听,连港英和台湾当局也觉
  得言之成理。澳门社会贤达何贤对他十分称许,他说:
  “陈霞子的文章真是读上了瘾,一天看不到,就若有所
  失,无法过日子!”
  澳门日报社在前后社长李成俊、李鹏翥等经营下,
  强调报纸姓“澳”名“门”,来自澳门同胞,属于澳门同
  胞,为了澳门同胞,植根于澳门,立足于澳门,面向海
  外,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头版主要刊登澳门新闻。他
  们强调“新、快、广、多、短、准”六字真言,“唯真求实,重
  视时效。既注重完善报纸的总体布局,又重视各版的
  ‘精耕细作’,既有‘阳春白雪’高品位,又有‘下里巴人’
  的各种知识性、服务性和社会性的专栏、专刊。有趣味,
  有灵气,有魅力,编排讲究,设计精美,图文并茂,生动
  活泼,办成多层次读者喜爱的良伴,可读、可亲、可信的
  益友和知己,日常生活中不可缺的精神食粮”。所有“新
  闻报道,准确翔实,时事评论,务求公正。”他们艰苦奋
  斗;积五十载努力,把一个从借债创业的小报,办成今
  天十四张到十六张半的大报,发行量与量均占当
  地报纸的总量80%以上,高居首位。印刷设备一再换代,
  新建大厦楼高90米,占地2000平方米,报纸业务蒸蒸
  日上,越办越好,不愧为廖公的好学生。
  “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情下界闻”。廖公虽离我
  们远去了,但革命先行者的高风亮节,定当为后来者所
  景仰力行。

相关热词搜索:坚持原则 讲求 典范 灵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365娱乐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